斗牛游戏

来源:君克地热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05 10:54:52

黄兴贵并没有马上安排拍摄。他先让林紫藤看自己过去拍摄的照片,有关人体艺术的光盘,甚至国内媒体报道的负面新闻都让她看。按照黄兴贵的话说,这叫适应,找找艺术感觉。

林紫藤没住酒店,黄兴贵就在自己家附近找间空房子让她住,黄夫人也很热情,这缓解了林紫藤的心理压力,她感觉在黄家像在自己家一样。

“当天晚上(24日),黄老师就告诉我要签个拍摄合同,他拿给我看了合同文本,我就将文本传真给我郑州的好朋友看了。但我没有签,我相信黄老师是个遵守承诺的厚道人。”25日一大早,林紫藤就与黄兴贵到事先选好的永川黄瓜山风景区拍桃花,黄兴贵夫人也一同前往。他们借了辆小车。

黄兴贵依然喜欢用传统相机拍人体,这次他准备了十多个胶卷,其中特意带上几卷黑白胶卷。他认为数码相机拍的东西怎么都不如胶片上的效果好。他也不希望在电脑上修改自己的照片。“基本不用闪光灯,用自然光线最好,柔和,美,自然。”

25日清晨,黄瓜山雨后初霁,远山如黛。尽管漫山桃花、梨花和油菜花笼罩在薄雾之中景致宜人,但习习微风吹来,身披浴巾(事先在车上脱下衣服,用浴巾裹身)的林紫藤颇感凉意。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轻解内衣,当时黄色轻纱绕身的林紫藤脑中一片空白,她只能隐隐听到远处按相机发出“咔嚓、咔嚓”的快门声。

老黄也是个怜香惜玉的人。“那天中午,油菜花地很潮湿,我又不习惯山路,不小心就会滑倒,一路上都是黄老师搀扶。”谈到拍摄经历,林紫藤眼里充满对黄兴贵的感激之情。

“我怕她身体暴露时间久了会冷,一个景点迅速拍几张就赶快让她披上浴巾。”黄兴贵说,两天时间中,实际拍摄时间并不多。到茶山竹海深处拍时,因为太冷,他们选择了下午气温最高的时间段,拍完了就回永川休息。黄夫人还是没有去现场看他们的创作,一人留在永川等他们。

“开始我还担心,一个从没接触过任何人体模特专业训练的人,能否领会到人体艺术的真谛。加上她年龄偏大,又生过孩子,体形会不会影响造型等问题,让我拿不准。但她有勇气到重庆来找我,即使拍出来不满意,我也会满足她的愿望。”黄兴贵说,通过接触,他发现林紫藤对人体艺术悟性很高,只要你告诉她你要拍摄的角度、造型,她会很快领悟到。她对光影的感觉也很好。

毕竟是30多岁的女人,即使林紫藤平时注意节食,身体仍有局部赘肉突起,影响成像效果。黄兴贵巧妙地用“道具(纱巾等)”遮掩,或者将局部缺陷有意隐藏在山林(竹子,茶树)后,对此,老黄也很得意,“拍出来的照片要是不看面部,一般人以为是20多岁的模特身材呢!”

老黄的另一个得意之处是,他拍人体写真很多年,以前总是集体活动,模特摆什么造型都是主办者说了算。这次拍摄老黄是“导演”,他可以按照自己的要求拍。“以前都是夏天、秋天拍,春天还没有拍过呢,这次总算拍出‘人在花丛中’的感觉来了。”

“最初的想法很简单,黄老师拍人体找不到模特,我想拍不知道找谁拍,又不想在家乡找摄影师,遇到黄老师就是各取所需。”林紫藤告诉记者,以前也许是好奇,或者就是自己想找寻与以前不一样的生活状态。现在她对自己的身体更自信了。“黄老师很会启发人,他尽量避免我身体上的某些缺陷,有时我看他为了一个角度会沉思很久,也许在他脑子里,只有画面,只有唯美,只有光影。”

“暂时不会,更不会让家人知道。我想象不出父亲看到这些照片时的反应。如果有可能,我会长期隐瞒下去。假如有一天让他们看到了,那时我会找个恰当的理由解释这一切。”

“我想不会,他们毕竟接受的教育与过去不同了。再说这是我的事,与别人有什么关系呢?”

林紫藤很喜欢重庆的山水,她要在重庆多玩几天。希望回家后减肥,再多读些东西方艺术方面的书提高修养,或者去参加健美操锻炼。如果一切顺利,五月她要再来重庆,还请黄老师拍她,她想做个专职的人体艺术摄影模特。“那时拍出来的作品一定与现在的不一样,我有信心将青春的尾巴定格在胶片上。”记者袁尚武文/图

阿哈尔捷金马是世界名马,最早产自土库曼斯坦科佩特山脉和卡拉库姆沙漠间的阿哈尔绿洲,至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马种之一。该马因颈部流出的汗中有红色物质,鲜红似血,故有“汗血宝马”的美誉。阿哈尔捷金马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步伐轻盈,力量大、速度快、耐力强,性情暴烈,但驯服后却非常温顺。目前,汗血宝马的最快速度记录为84天跑完4300公里。德、俄、英等国的名马大都有阿哈尔捷金马的血统。

阿哈尔捷金马是土库曼斯坦的国宝,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征。据称,市场上汗血宝马的价格非常昂贵,通常是几十万美元一匹,有的身价甚至高达上千万美元。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市有一座“十匹马公园”,公园里十匹阿哈尔捷金马在飞泻的喷泉中扬蹄飞奔,气势非凡,成为首都的标志性建筑物。按照土库曼斯坦的风俗,阿哈尔捷金马只送给最尊贵的朋友。据尼亚佐夫总统称,这次送给中国的宝马是从国立总统种马场精心挑选出来的,为世上仅存的2000匹阿哈尔捷金马中最好的之一。2002年,尼亚佐夫总统也曾向中国领导人赠送过一匹汗血宝马。▲

和王枫交谈的时候,我们之间常常有短暂的沉默。那样的时候,他通常是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王枫的表情,一直很坦然。他说,和你说我的故事,也是想通过你的笔告诉她,离开她,只是因为太爱她。下个月,王枫就要离开成都回新加坡,他说,也许是逃避,但实在是不得已。

我不知道别人要是遇上我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我很迷茫:她是我的大嫂———我哥哥的妻子,可是,我却爱上了她!

她叫思羽,我很少叫她嫂子,虽然她比我大,但是看起来却很年轻。很多时候,“嫂子”二字在我嘴里打转,开了口仍然是“思羽”。她倒也不介意,说我愿意怎么称呼她都可以。刚开始见到她时,我们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局面,可是,有些事情,该来的,你躲也躲不开,也许,这就是宿命吧。

大学刚毕业那年,我住在哥哥家,思羽下班后总是在厨房里忙活,然后麻利地摆好香喷喷的饭菜,叫我们兄弟俩吃饭。那时候我惟一的感觉就是家里有个贤惠的妻子真好,也由衷地为哥哥高兴。

哥哥比我大5岁,对我很照顾。他是那种典型的读书人,在单位里做技术工作,生活上也很严谨认真。和活泼开朗的思羽比起来,他们两人互补的成分似乎更多些。

他们结婚时并没有大办,只是两家的亲戚一起吃了顿饭,然后他们就度蜜月去了。思羽说那段时间是她结婚以后最快乐的时光。思羽酷爱旅游,这点和我很像,但是哥哥平时并没有闲心陪着她四处游玩。当她看到我从西藏拍回来的照片时,我看到她像小女孩一样渴望的目光久久地盯着照片上的蓝天白云。那一刻,我觉得有一点失落,深深地藏在她开朗的外表下。隐约里,觉得思羽和哥哥之间缺少点什么。

有一天半夜,我起床喝水,看见思羽站在阳台上。思羽看见我,突然对我说:“王枫,总有一天,我会独自一人流浪到一个遥远的地方,你相信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是劝她早点回去睡觉。我当时想她一定有很不开心的事,否则好端端地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后来我搬出了哥哥家,自己住到单位的房子里去了。我和朋友到处去玩,谈恋爱,忙得不亦乐乎,和哥哥他们的来往也相对少了些。偶尔见到思羽,她还是很贤惠的样子,只是眼睛里的忧郁似乎又多了些。再后来,他们的女儿出生了,小天使的降临给我们整个大家庭都带来了无穷的乐趣,思羽也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妈妈。我看到阳光般的笑容又时常挂在思羽的脸上,原来做妈妈可以让一个女人变得如此美丽。

如果不是后来我移民到了新加坡,如果不是思羽后来带着孩子到了成都,再如果不是我又被公司派到成都,我和思羽之间就不会有故事了。

2004年,我移民到了新加坡,带着我的妻子。必须承认,我的妻子是一个好女人,我们俩的感情一直很好。她不是那种很敏感细腻的女人,她一直给我很自由的空间去发展。我从心底里感激她,为她的信任和宽容。

哥哥一家是2000年来成都的,不久哥哥就受公司委派,回北京继续他的事业。思羽不愿回去,她带着孩子留在了成都。我知道,思羽温柔的外表下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在我的感觉里,成都比北京更适合她。哥哥不放心在这边独自带着小孩的思羽,三番五次嘱咐我多照顾她们。

几年不见,思羽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我不回新加坡时,基本上都是和她们一起度过的。每次到思羽那里,一般情况下,我们会一起在厨房弄饭菜。慢慢地,我开始留恋那种温馨的感觉,恍惚间会觉得那是我自己的家。同样的,我在思羽的眼睛里也看到了与我相同的感觉,有一个事实无法回避,我们爱上了对方。

但是,毕竟是叔嫂,毕竟是各自有家庭的成年人,我们把这样的感情埋在心底,不敢轻易去触碰。思羽是那种外表开朗、内心敏感细腻的女人,我又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忧郁的神情。和以前不同的是,这样的神情现在会让我心痛。

周末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带小侄女出去玩,常常会有别人把我们当作一家人。看着快乐的侄女和温柔的思羽,有时候我真的希望我们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

一天夜里,我被手机铃声吵醒,思羽在电话里的声音很着急,原来是侄女发高烧了。我急忙赶到她家,把小侄女送到医院急诊室。在候诊的时候,我看到抱着女儿的思羽满脸疲惫,额头上一排细密的汗珠。我心底有一份怜惜在升腾,我伸出手,揽过了思羽。她迟疑了一下,把头软软地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们一直在刻意回避的感情那一瞬间终于明朗,有人说过,当你刻意地去回避某个人时,她其实已经在你心底驻扎了很久。我想我们就是这样的情形吧。然而我们心底里一直都很矛盾,毕竟,在中国,“乱伦”这顶大帽子扣在头上,足以令我们窒息!更何况,我向来尊重我的哥哥,也不想伤害我善良的妻子。可是,我实在很难抗拒如水般温柔多情的思羽带给我的感觉,我在甜蜜和痛苦的交集中和自己的感情抗衡着。思羽也在挣扎。虽然有时候,她会冲动地对我说:“王枫,带我走,带我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远方。”可是我知道,她也割舍不下北京的哥哥,她更不舍得伤害年幼的女儿。

这样的爱情给我们带来激情的同时更多的是由负罪感引起的痛苦,理智在慢慢地回到我的头脑中。我知道,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将会给彼此的家庭以及整个大家庭带来不可估量的伤害。其实思羽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她无法从感情上接受我们分手的现实。伤心的时候她会说,失去我,就等于失去了她余生的乐趣。但是平静下来时,她也会轻声地说,我们还是分手吧!

我不想让这样的伤害继续下去,我向在新加坡的公司总部提出了回新加坡工作的要求。我知道,既然都无法放弃已经存在的亲情,我们还是尽力地去好好维护这一份感情吧。对思羽,我不能说已经不爱她,但我会努力地把这份感情珍藏起来。

看了这个故事,我想起了一句话: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一本书,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一首歌。王枫和思羽所演绎的,也许只是一首没有结局的情歌。没有人知道,在感情的世界里,“应该”和“不应该”、“是”和“非”之间该怎样地去定义。然而,用情太深总会为情所伤,这似乎已经成为感情世界的不变定律。好在他们都是理智的,用这样的方式作为这个故事在现实中的结尾,我为王枫和思羽庆幸!

本报讯3月26日凌晨1时25分,福州晋安公安分局组织150多名参战民警在福州晋安区、厦门、漳州三地同时行动,一举侦破一起由台湾人策划组织、利用互联网视频进行淫秽表演的案件,捣毁传播淫秽物品窝点12个,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37名(男9名,女28名)。

记者昨日获悉,这是福州警方至今为止破获的最大一起利用互联网视频,进行淫秽表演的案件。这起省厅挂牌督办的特大案件告破后,警方缴获作案用台式电脑33台,笔记本电脑1台,网络视频设备35件,移动硬盘2件,光盘、软盘20件,账本2本,银行存折、卡63件等犯罪物证。

警方现已查明,该团伙由台湾人组织操纵,在福州、厦门、漳州设点组织淫秽色情表演,通过互联网视频向台湾传播,并在台湾采取会员注册方式收费牟利。

去年8月9日,福州鼓山派出所茶会责任区民警杨桂生在入户访查时,发现茶会解困小区7座某室,前后各个房间大白天也挂着厚厚的窗帘,且常有多个年轻女子聚集,于是便和另一民警以清查流动人口为名敲开了这家的房门,结果发现各个房间甚至连厨房都摆放着电脑、视频摄像头以及暴露型服饰等物,5名浓妆艳抹的女孩更是神色慌张,两位民警虽然觉得有些可疑,但还是不动声色地离开了。

获悉这一情况后,在去年8月11日晚,晋安公安分局黄应雄局长、林晓东政委立即召集网通科、鼓山派出所领导、责任区民警开会,详细了解此案,并当即决定对这起利用网络进行淫秽色情活动立案侦查,由分管网安工作的林晓东政委具体负责。

去年8月18日,专案组民警经过一段时间的走访调查后,在茶会小区的36座某室,又发现一个嫌疑窝点,民警打开电脑上网登录,五六分钟后,几名衣着暴露的浓妆女孩在一个个“网络房间”频频向他们招手,画面上都是说着挑逗语言、做着淫秽动作的半裸女郎,随后,从这座楼上下来的正是这些女孩。

据记者昨日了解,福州人吴某某于2004年底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名叫“阿邦”的人,当此人得知吴某某急于赚大钱时,便指点吴某某为设在境外的一家网站设立分支网点,经营色情聊天。吴某某立即找来“阿邦”发展的下线,并拿出多年的积蓄购置了电脑、摄像头和音箱等设备,还打着招聘女接线员的幌子骗来了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孩。

随后,能说会道的吴某某等人利诱这些女孩上钩,给她们起了诸如“还珠格格”、“晴格格”、“蓝旗”等艺名,甚至还对她们进行了色情培训。为了将“生意”做好,这些人还自掏腰包为女孩们购买了化妆品和透明内衣,并按照收视率和点击率设立了“考核制度”。

记者了解到,境外公司方面要求租出的账号每月必须完成20万分钟的业绩,然后由叶某某、吴某某等人分级“拆账”(行话),吴某某网罗小姐,设点开通视频后,与“小姐”签订合同,约定每名“小姐”每月完成6000分钟可得底薪800元,不满6000分钟的按每分钟0.1元发放,超过8000分钟的,每分钟再按1.2元抽成。

在被骗的女孩中,有许多人都没有结过婚,甚至连性经验都没有,但在看管她们的老板利诱下:没事,又不用动真刀真枪,尽量不露脸就没问题。在金钱的刺激下,很多人就这样疯狂地把衣服脱光,在网上表演起种种淫秽动作。

据悉,同其他色情网站不同,这次破获的色情网站,是个新型的高科技犯罪案,所以侦破工作异常艰辛,警方历时整整7个月,终于掌握了整个案情。专案组组长林晓东带领专案组成员还多次赶赴厦门,对涉案组织者开展侦控,使全案取得突破性进展。

据办案民警介绍,网络上的裸聊,有点像夜总会里面的表演,表演好就送鲜花,但是这鲜花是要掏钱买单的,网络上的消费五花八门,还有送车送别墅的,一些表演者为了让上网者开“眼界”,就不断暗示或者直接要求对方多送东西,她才肯脱得更多。

为揭开网上夜总会的黑幕,办案民警化名登录,在这个色情网络的各个房间收集了大量证据。他们发现,到了上半夜10时后,里面的表演开始升位,各房间代理赚钱的手法也开始不断升级。每个会员号中都带有点数,会员可用这些点数换购“鲜花”、“宝马车”、“别墅”等不同的道具及开设房间,其中每个“宝马”和“别墅”分别要5000点和1万点。下半夜1时以后,裸聊达到高峰,许多人在色诱之下,欲罢不能,往往一掷千金。

据办案民警统计,这种网站上一分钟网就要1元钱,一个晚上3个多小时就是200多元,许多人为了购买“鲜花、汽车、别墅”送人,一晚上花费往往更是高达数千元。

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值得重视的是,网上裸聊现在成了网上毒瘤,严重腐蚀了人的灵魂,破坏了家庭的和睦。同时也严重毒害了青少年,极容易使他们走上犯罪的道路。

邹春兰,1971年10月8日出生,1989年10月23日吉林省劳动局一纸调令,使邹春兰成了吉林省第一体工队的正式运动员。她最好的成绩是在1990年获得全国女子举重冠军并打破全国纪录。1993年,23岁的邹春兰面临转业,在体工队的食堂打杂三年后,她没能得到安置,从此离开了陪伴她十年的举重生涯,开始艰难的社会生活,至今满身是伤的她在一家将要兑出去的浴池搓澡。

邹:1997年,那时我已经在体工队的食堂打了三年杂,平时扫扫地,做做面食,后来一分钱没给我。我的教练说不能给你安排工作了,你得自己找了,他们就不让我住在体工队的宿舍,让我搬走。

邹:教练说是体工队分成了重竞技和田掷球两部分,领导班子换了,事情就搁置了,没人管了。

邹:我是干部,当时因为我的突出表现才评上的,按照以前是应该安排工作的。当时一位领导特别批示,先让我到食堂待着,一有机会,就马上帮我安排,他都写了批文,我这都有。教练当时也说能安排。我就特别信,一直等了三年。

邹:我一边等(安排工作)一边打工,因为练举重没上过几天学,啥也不会,什么工作也干不了。后来找了个力气活,就是给人搓澡,就一直干这个,别的我也干不了。我还经常往体工队跑,但问也没有用,他们说让我去体育局找领导,找到领导又让我回原单位解决,到现在也没解决。

邹:人事部的一位领导说,我没有竞争能力,国家没有这个政策,拿不出文件来,他们也没办法。我就说,像那些没有成绩的还都分配了,为啥不让我去。他们就说这个情况不清楚。

邹:那也不是,我就觉得自己好歹也为吉林省做过贡献,得过冠军,冠军可不是满地都有。

邹:我能有啥办法。一个朋友看我可怜,说认识报社的记者,可以让他们报道一下。我就打了个电话给他,说了情况,他说可以报就给报道了。

邹:北京的广仁医院医生来了,问了一些身体状况,说要带我去北京免费治疗。还有北京妇联的一个人,说可以资助我开一家干洗店,她们出钱、租地方、买机器,还让人来教技术。

邹:广仁医院的邹本艳医生已经跟我谈过了,我一定要去北京治疗,不然以后要不了小孩。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pressjunki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