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官网

来源:君克地热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05 11:03:40

据了解,春运头几天的客流量通常都不会特别大,尤其今年又比往年增开了更多的临客,因而分散了客流,乘客坐车也不像过去那样遭罪了。但是,23日以后客流量将会达到春运节前最高峰,L350次临客高峰则会提前到3天后的下趟车开始,届时没有买到座位票的旅客应自备小板凳等物品上车。

记者发现,列车上除了10多名列车乘务人员,还有一群身穿华农大校服的大学生为旅客摆放行李、端茶倒水,协助列车员维持车厢内的秩序。据悉,今年华农大共派遣2900多名在校大学生深入到春运第一线,此趟临客就有38名大学生乘务员,他们每2人分管一节车厢,8小时换一次班,全程为乘客提供报站、咨询、求助等服务。

华农大大二学生李斌告诉记者,他放弃了回四川老家过年的机会来做学生乘务员,为了在上车前做足功课,他前晚和其他学生乘务员一起学习上车检票、车门开关、行李摆放等基本服务知识,直到凌晨2时才忙完入睡。

这时,一名乘客慌张地跑来报告称,8号车厢的车门关不上了!李斌立刻箭步跑向8号车门,几次用力但仍关不上便堵住车门,他急得满头大汗,边托同学叫来列车长和维修师傅,边告示周边乘客回到座位上,不要再靠近坏掉的车门,还再三告诫一些抱小孩的乘客管好小孩以免发生意外。

很快,维修师傅用扳手将锁拆卸掉,并取下扶手,以防止乘客拉开车门。列车长告诉李斌,下车时引导8号车厢的旅客从7号车门下车,坏掉的车门将在韶关站维修。

时报讯(记者陈永华通讯员胡丹)一年一度的春运昨日开始了,白云机场候机楼里的人群明显多了起来,旅客们都从容的、有条不紊地办着登机手续,由于民航运输高峰还未到,因此,候机楼内不会显得十分热闹。

据机场售票工作人员介绍,19日前的机票都还比较充裕,不算紧张,还有多条航线能打折;从20日开始,只有少部分的航线能打折,且折扣基本很高;25日以后,机票销售将进入全线紧张状态。

时报讯(记者陈永华通讯员董世清喻峰)昨天是今年春运首日,但在机场登机的不少旅客并不知道已经正式进入春运阶段,昨天白云机场未见客流高峰。为确保今年春运顺利,白云机场特增了医疗人员,并在主任值班柜台前增加了各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以便发生意外时能快速处理。

机场春运办主任王顺宏告诉记者,在春运开始前,机场已经与附近的20多家宾馆签订了协议,当遇到不正常航班时,及时与航空公司和宾馆联系,按要求马上把旅客送到宾馆休息,尽早疏导旅客。

此外,白云机场从昨天起,增加了候机楼急诊室的医务人员。而驻守急诊室的工作人员也确保能根据距离的远近,在2~5分钟赶到事发现场。

同时,从昨天开始,白云机场的主任值班柜台旁也增加了各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王顺宏告诉记者,增设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旅客可以与航空公司直接沟通,例如遇到迟到旅客将如何处理,是否改签至其他航班,工作人员就可以直接拍板,进行快速处理。

白云机场表示,机场的真正春运高峰预计在20日才到来。据悉,昨天从广州飞往北京、南京和郑州的飞机票票源略微紧张。

时报讯(记者幸琦昕通讯员黄建庭楚楚)春运第一天,广东省春运情况良好,公路客运方面尚未见客流高峰。从广州、深圳、东莞、佛山客流情况看,各客运站场售票、候车、登车秩序井然,水上客运比较平静。广东省汽车客运站昨天共发送旅客4万多人,比前两天4.5万的客流量有所下降。据介绍,春运第一天省站的客流量不升反降是因为不少旅客误会春运第一天车票会涨价造成的。天河客运站负责人预计,客流高峰将出现在19日以后,而14日至18日票价不会上涨。

广州站旅客须持距开车3小时以内车票方可由中广场进站口和车站大门口直接进候车室或上车。不要提前6小时以上到火车站

6.5~7折:太原、重庆、成都、济南、海口、北京、上海、杭州、西安、乌鲁木齐等(重庆、成都18日后8折)

一个出生仅仅100多天的婴儿,就被检测出感染了艾滋病。而他的生身父母,在他生下后不久,就把他卖了。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对年轻的父母抛弃出生还没有满月的孩子?是无力抚养?还是另有隐情?

他又是怎么样感染上艾滋病的,是母婴传染?还是在出生时手术所致?小家伙被父母卖掉之后,又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生活呢?

对于一个刚刚来到陌生的人世,还没有任何意识的婴儿来说,他的生命之路还能走多久,等待他的,除了死亡,还能有什么呢?

1月12日清晨7点,来乌鲁木齐还不到八个小时的杨静,起身叫醒了还在沉睡中的儿子,顺便掀开了那个令她揪心、也让她寝食难安的绿毛毯。

她看到,毛毯中的婴儿郭庆,好象害怕亮光似得,一下子把圆睁的大眼睛闭上了,小嘴巴还咂吧着。

杨静迅速盥洗完,抱上小郭庆,就和儿子出了旅馆,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快,去飞机场。”

杨静怀中的婴儿,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也正是这个婴儿,两个多月以来,把杨静“”折磨“的快要”崩溃“了,就在昨天下午,杨静作出了一个决定,把他送走,找到他的父母。

9点25分,从乌鲁木齐国际机场飞往郑州的6981次航班飞机,轰鸣着飞上了蒙蒙亮的天空。

坐在机舱里的杨静,大喘了一口粗气,多日来提着的心,随着距离孩子的父母越来越近,终于落落下了。

1月8日上午11点左右,当杨静走过小郭庆床边时,他凹陷的双眼始终跟随着杨静,大张的小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个叫郭庆的婴儿,这时被裹在薄薄的襁褓中,他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是爸爸,什么是妈妈,因为他来到这个人世才刚刚100天。

他的身旁,没有亲人的抚爱,没有温暖甘甜、的奶水,,他只能像一个有生命的玩具,躺在冰冷的床上。他甚至不能整口吞咽没有温度的牛奶,只能那么躺着,等待生命的消失。

他安静的空气一样,躺在襁褓中。如果没有人来,他会轻轻地扭动脑袋,张着一双仿佛能洞悉一切、漆黑的大眼睛,望着屋顶。

他的脸色苍白,眼眶深深的凹陷。好象眼睛想躲到脑袋后面似的。他额头上的青筋毕露,就好像他年幼生命的脉络,刚刚开始却要草草收场。

他看到有人来到跟前时,眼珠会对着来人看,然后是无声地哭,但他的嗓子里,却发不出婴儿的哭声。从他大张的嘴里,只能发出短促的“啊”声,这声音就像从地底下发出的一样,谙哑,让人揪心。

在石河子老街一家简陋诊所的床上,小郭庆已经躺了十多天了。关于他的身世,充满了谜一样的过去。

石河子老街的个体医生杨静,是小郭庆现在的“监护人”,她介绍说,小郭庆的父母是一对疆打工的农民工。2005年10月1日,在石河子市老街博爱社区医院里,经过刨腹产手术,小郭庆来到这个世界。

出生后的第二周,经过讨价还价之后,出生才半个月的郭庆,被他父母以4000元的价格,卖给了石河子市老街一家个体诊所的医生杨静。本来就身体瘦弱的赵子轩、贾仙柳夫妻,在将孩子交到杨静手中时说:“好大姐,我们也是没法子养活他,拜托你把他好好抚养大。”,然后,这对浮萍一样的夫妻,表情木然地离开了诊所。据杨静医生说,主要是看这对民工两口子可怜,而且他们的要价只是这个孩子出生时的花费。至于付钱买孩子的目的,这位医生进一步解释说,她妹妹家没有孩子,想要来这个孩子给她妹妹养.

2005年的最后一天,杨静抱着小郭庆,出现在石河子市人民医院检验科的病房。这一次,小郭庆是以一个HIV阳性待确认患者的身份出现的。

在此之前,因为孩子身体情况反常,曾经被人送到石河子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过身体检查。检查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这个出生仅仅一个多月的孩子,竟然被检验出是HIV阳性。于是,小郭庆被人退还给了杨静。

杨静也不甘心,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于是,杨静带着这小郭庆再次来到石河子市人民医院。化验结果出来后,杨静没有拿到化验单,但是,不知道杨静通过什么途径,却知道了小郭庆再次检验的结果。

到记者发稿时,仍然不知道第一次送小郭庆去做HIV化验的人是谁,而杨静更是对这个“神秘人”的情况守口如瓶,那张小郭庆第二次做HIV化验的化验单,仍然静悄悄的躺在石河子市人民医院三楼细菌检验室的冰箱里。

2006年1月4日,是元旦大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石河子老街的个体私营医院行业里,纷纷扬扬的传言着一件事情。

沙湾县卫生局的副局长王昆岩,带领沙湾县卫生局和沙湾县疾病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到石河子老街。这些人表情严肃,首先来到给这个孩子接生的博爱医院。召集医院的医生护士抽取血样。然后又来到个体医生杨静的诊所,为杨静和她的家人抽取了血样,同时也为她收留了不满百日的孩子抽了样。

对于这次抽血,有关部门的解释是:属于对爱滋病高危人群正常监测普查。

当记者问王局长,这个可怜的孩子现在的处境是否会让他很快死去时,王局长告诉记者,这应该属于当地民政部门管的事情,他建议记者与石河子市民政局联系安置事宜。至于这次到老街抽血化验的目的和结果,王局长说:“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最后通报检验结果,由自治区疾控中心负责,我们没有权利向媒体发布结果。”

但是,老街诊所行业里的人都在传言,是那个在杨静的诊所里待了多日的的孩子,被化验出HIV阳性后,惊动了沙湾县的卫生管理部门。

元月7日这天,石河子的气温是零下32度。上午11点,记者来到杨静的诊所里。

这是一间位于二楼的20、多平米的房间,小小的诊所,被一块帘子从中间一分为二。不到10平米的外间,摆放着一张小床、一张桌子和玻璃药品柜,还有一个大木柜,这些东西使诊所显得拥挤。房间里的温度甚至让人感觉到冷。

当得知记者是来了解婴儿的状况时,杨静的脸上立刻挂满了痛苦。“我被折磨的快要发疯了。我每天晚上都要做噩梦,生怕这个孩子有个三长两短。”

挑开门帘,她让记者进入里间。屋里只有一张铺着薄褥子的床。床上放着一个碎花襁褓,襁褓中躺着一个安静像空气一样的婴儿。

看到有人过来,婴儿大睁着眼睛,来回盯着人看。他的脸色苍白,看不到一点血色。他苍白的小脸上,张开的嘴巴显得特别刺眼,就像一个深不见底黑洞。

看到杨静递来的奶瓶,孩子的嘴巴张的更大。从他的嗓子里发出一种哭声。这种声音听起来非常沙哑,沉闷,好象是从很厚的地下传来的。

没有吞咽几口,他开始剧烈的咳嗽,奶水从张大的嘴里溢出来,顺着脸颊流到脖子上,打湿了围在脖子上的纸巾。

“这个孩子,一直就这样,吃一点奶就往外吐。你看就这么小半瓶奶水,他就要吃一天。”杨静把拿在手里的一个小奶瓶递给记者。奶瓶很小,容量只有150毫升。

“每天,我为了照顾这孩子,只能在给几个病人看病,收入一下子降低了很多,而且我根本不敢把他抱回家。原来,我下午7-8点就回家了,自从收养了这个孩子后,我每天夜里都要看着他到11点多钟,给他换好尿布,才能回家。”杨静怨恨地看了孩子一眼,接着叙述。

每天一大早,杨静来到诊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小郭庆换尿布。因为害怕被传染,杨静每天要用掉一双一次性手套。说着,杨静竟然委屈的哭了起来:“我这是造了哪门子蘖。收养他我到底图了啥?”

从杨静的讲述中,记者推算出,自从小郭庆来到杨静的诊所后,他每天夜里就独自待在空无一人、冰冷、漆黑的诊所里,时间长达至少10个小时以上。他尿了,拉了,没有人给他换尿布,他饿了,渴了,也没有人喂奶、喂水。这就是小郭庆出生100多天来,在人世中的体验。

杨静说,自从知道这个孩子可能是艾滋病感染者的消息后,她每天都在极力想法与孩子的亲生父母取得联系。希望孩子的父母能够来领回这个孩子。

“我刚才还在与河南的警察联系,希望他们帮我查找到孩子的父母。”杨静边给小郭庆喂奶,边介绍孩子的情况。

孩子吃了几口奶瓶里的奶后,杨静把奶瓶放在一片暖气片上。“放在这里可以保持温度,过一会再给他喂的时候,奶就是热的。”杨静说完,打开了水龙头,开始仔细地洗手。

记者注意到,在每一次接触过小郭庆的物品或身体后,杨静都要重复这个动作,打开水龙头,用洗手液仔细地冲洗自己的双手。

关于这个孩子的父母,杨静只知道是一对河南民工,大概是去年9月下旬,这对夫妻来杨静的诊所求诊。女的挺着个大肚子;“我当时看那两口子挺可怜,就介绍他们到博爱医院做手术。生完孩子后,他们说经济困难,想把孩子送人。”杨静说。

根据杨静的说法,她妹妹想领养一个男孩养,又看到这对民工很可怜。经过双方协商,杨静给这对父母4000元钱,作为他们住院、生孩子的补偿,这个孩子就归杨静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pressjunki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