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扎金花

来源:君克地热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05 09:14:07

外交部长李肇星将于2005年3月14日至19日对波黑、卢森堡、意大利、阿尔巴尼亚和欧盟总部进行访问。在意大利期间,将与意大利外长共同主持中意政府委员会第一次联席会议。在布鲁塞尔期间,李肇星外长还将会见比利时领导人。

问:美国国务卿赖斯将于下周访华。你能否介绍一下她此访的主要目标?此访是否会对六方会谈起到推动作用?赖斯曾表示她此行会提醒中国重视知识产权,请问对此有何看法?

答:这将是赖斯出任国务卿以来对中国的第一次访问。她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时,曾经对中国进行过访问。此访中,中美双方将会就双边关系深入交换意见。双方还会谈到重要的国际和地区性问题。我们希望通过此访,中美双方能够在诸多问题上增进了解,扩大共识,缩小分歧,最终有利于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不断向前发展。至于你提到的她建议中国应加强保护知识产权,我认为双方完全可以就这一问题交换意见和看法。近期以来,中美双方一直在这一问题上保持着沟通和接触,我们也多次向大家介绍过我们的立场:不断加强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不仅符合中国与国际社会及其他国家进行互利合作的需要,也符合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在人大会议期间,中国的有关部门也在探讨进一步加强保护知识产权力度等方面的工作。

答:六方会谈是当前国际社会和有关各国都非常关心的问题。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遇到了一些困难。我们多次强调,希望各方能共同为恢复六方会谈作出努力。我相信这一议题将会是双方交换意见的内容。

问:菲律宾和越南将会于4月6-9日在南中国海联合进行海洋研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对菲律宾与越南在南中国海联合进行海洋研究表示关切。希望有关各方在开展南海海洋研究合作时,应严格按照《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所确立的原则进行。本地区各国已就在南中国海进行的行动都应该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所确立的原则下进行达成了共识,希望各方能够遵守这一共识。

问:宁赋魁大使将访问美国,能否介绍一下他的日程以及议题?第二个问题,你能否评论一下将在西班牙举行的反恐会议?

答:中国外交部朝鲜半岛事务大使宁赋魁先生于本月8日启程访美。他将于今日与美方官员主要就半岛核问题进行磋商,包括会见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格林、朝鲜问题特使狄长礼及美驻韩大使希尔。主要议题将是六方会谈,以及各方应如何努力尽早恢复六方会谈。

我认为这次在西班牙举行的反恐会议是一次很重要的会议。前副总理钱其琛先生代表中国参加此次会议。之所以说这次会议重要,不仅因为它使我们想起在马德里发生的那场悲剧,也使国际社会再一次清楚地认识到恐怖主义对国际社会的威胁,以及各国应共同努力铲除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全方位打击恐怖主义。此次会议上,中国代表将会同各国代表一起,就进一步打击恐怖主义交换意见。

问:美国国务院、白宫发言人近日陆续对《反分裂国家法》发表看法,认为此法对正在缓和的两岸关系没有帮助,希望北京能够重新考虑。请问你对此有何评论?美国的反应是否在预计之中?

答:相信你一定参加了近日人大的采访活动。3月8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先生就这一法案进行了审议说明,不知你是否在场?通过王兆国副委员长的说明,相信国际社会会十分清楚地看到,中国人民将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争取以和平的方式实现两岸统一。但我们也决不会允许“台独”势力以任何名义和方式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这一行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理解和支持。至于美国官员近一两天的表态,我们对此表示反对。他们不应该对中方的有关立法行动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我们要求美方遵守国际关系准则,理解和支持中方的立法行动,不做任何助长“台独”分裂活动和损害中美关系的事情,以实际行动维护台海地区的和平稳定以及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

问:李外长去欧盟的日程是什么?会与哪些欧盟领导人见面?主要议题是什么?是否会介绍一些《反分裂国家法》的内容?这部法律是否会影响欧盟作出解除军售禁令的决定?

答:他将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先生、对外关系委员瓦尔德纳先生和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索拉纳先生进行会见。这是李外长首次对欧盟进行访问。今年是中国同欧盟建交30周年,双方将会进一步探讨如何加快发展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就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问题交换意见。至于中国人大立法和欧盟解除军售禁令的问题,我认为两者没有任何关联。我们过去多次表明,要求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是取消政治歧视,取消新世纪中欧关系发展的一个障碍。《反分裂国家法》体现了中国政府维护台海和平与稳定、尽最大努力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的坚定决心。

答:你的报道中首先可以写上李肇星部长,因为她是应李部长的邀请来中国访问的。另外,你可以写上中国领导人将会见赖斯博士,但我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细节可提供。

问:能否详细介绍一下赖斯此行的主要议题是什么?是否会谈及朝鲜、《反分裂国家法》、解除军售禁令等问题。中方是否将向赖斯发出一些新的信息?还是重申中方的一贯立场?

答:至于赖斯国务卿此访的议题,我刚才已提到主要是双边关系。此访是她就任国务卿之后首次访华,双方会就中美关系深入交换意见,就中美双边关系中各个领域的合作交换看法。其次,还会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问题交换意见。半岛核问题、六方会谈问题都是地区形势中很重要的因素,所以这些问题都会涉及到。当然,如果赖斯博士希望会谈中涉及一些其他问题,中方也会与她交换意见。

答:双方会通过此次访问对两国双边关系的进展进行总结。两国外交部门负责人也会对涉及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的问题交换意见,最终目的是消除或缩小存在的分歧,扩大我们的共识。双方的共同目标就是推动两国建设性合作关系能够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

中新网3月10日电据法新社报道,日本警方称,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一名议员因在东京的一个酒巴区向年轻妇女施暴而被捕。

自民党议员中西和义今天早上在东京市的六本木区被警方逮捕。警方称,40岁的中西和义在街上突然扑向一名22岁的年轻妇女,并把她挤向墙角。

东京的一位警方发言人称:“我们怀疑他将手伸入她的衣服中。他在附近的一个酒巴被警方逮捕。”日本NHK援引这位议员的话说:“我不记得当时喝醉了。”

中新社曼谷三月九日电(记者罗钦文)有“富豪总理”之称的他信九日再次当选泰国总理,成为实行君主立宪制的泰国第二十三任总理。他的连任,也使之成为泰国首位连任的民选总理。

一九四九年七月出生于泰北清迈府的他信·钦那瓦,早年毕业于泰国警官学校进入警察部队,后获政府奖学金留学美国取得犯罪学博士学位;一九八三年创办钦那瓦电脑及通讯集团(大众)有限公司,白手起家成为泰国电信业大亨;一九九四年始从政,历任外长、下议院议员、副总理等职;一九九八年创建泰爱泰党,出任党主席;二00一年二月首度出任总理。

今天上午的下议院会议上,身为泰爱泰党主席的他信经国会主席兼下议院议长提名,在总理选举中如愿当选。他领导的党在二月初的大选中赢得压倒性胜利,占据了下议院五百个席位中的三百七十七个席位,比上届还多出了一百二十九个席位,成为反对党无法抗拒的第一大党。

他信表示,他将在十一日正式公布新内阁名单。随后,十四日新内阁成员将觐见国王宣誓就职。

他的连任被视为“泰国政治稳定的显示”。过去,泰国政府更迭频繁。而他信四年前执政以来,实施“一区一产品”计划、三十铢医疗保健计划等政策,致力肃毒、除贫,经济蒸蒸日上,社会稳定发展,赢得了民众的普遍支持。

但是,清除毒品、消灭贫困、南部不靖等依然是他信第二个任期内的挑战。他信早前已承诺,要在第二个任期内清除毒品、消灭贫困。完

美国前总统、现任总统布什的父亲乔治·布什16年前访问波兰时,就曾因为向一名老妇“雨中赠衣”的善行而受到广泛赞扬。不过时至今日,当一名记者8日重提这桩旧事时,老布什终于承认:那件雨衣并不是自己的。

1989年,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在华沙的一个广场上发表演讲,一场倾盆大雨突然而至。由于许多听众都没有带雨具,不免被大雨浇得浑身精湿。这时,老布什就提醒一名特工将搭在手臂上的雨衣送给了前排的一位波兰老妇。当时,大家以为那件雨衣是老布什的。一时间,老布什“雨中赠衣”的故事被传为佳话。但谁也没有想到,当一位记者8日旧事重提时,老布什却笑着说:“雨衣是那名特工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史靖洪

《莫斯科时报》3月10日报道,据有关官员称,在马斯哈多夫的最后几天里,他一直在地窖中,用两台手提电脑写着一些东西,吃着新鲜的面包、酸奶和巧克力,地窖中放满了枪支和炸药。但是关于他死亡的时间与方式目前依然还是一个谜。

他的死亡版本已经至少有4种:被俄军炸死、保镖的枪走火、死于内讧及小卡德罗夫早在宣布他死亡的两天前就已经将他杀死。

有官员对俄罗斯《生意人报》说,3月8日,在俄联邦部队用装甲车包围了托尔斯泰-尤尔特村后,将几个街道全部清理,让居民甚至警察都回到自己的家中。

俄联邦部队靠近了一个叫苏沃洛夫街的一幢单层建筑,据说这是马斯哈多夫的一个亲戚的房子,据他们得到的消息称恐怖分子就在里面。之后便发生了与地窖中的马斯哈多夫谈判及至今依然神秘的马斯哈多夫之死。

俄联邦部队的发言人沙巴尔金对俄罗斯的媒体说,马斯哈多夫死于手榴弹爆炸,但是又对《纽约时报》说马斯哈多夫是被枪击毙的。

根据俄联邦部队公布的录像带显示,马斯哈多夫双眼紧闭,左眼乌青,眼下有一个明显的枪弹孔,但身体上没有炸弹弹痕。左耳有流出的血迹,右肩和腹部有两处不太严重的伤痕,身下和旁边有一摊血水,不远处还放着一个水桶,显然是俄军方对他的尸体进行了清洗和处理。

有媒体对此电话采访了发言人沙巴尔金,但是无法联系到他。如果真的使用的是手榴弹,而不是催泪弹之类的武器,如何证明俄政府之前所称要抓“活口”一词是真话。对此又有一名俄联邦部队的前任长官称,催泪弹等武器的使用是有空间限制的,换言之,地窖的空间不允许使用催泪弹。

经过多种说法无法证实之后,俄联邦部队及车臣的有关高官都拒绝对此事做任何解释。

车臣非法武装的一个网站在3月9日又公布了一个来源于小卡德罗夫亲信的消息,称小卡德罗夫花了重金得到马斯哈多夫的藏身之处,3月6日,带领5000名车臣安全部队袭击了马斯哈多夫,并在枪战中将匪首击毙。但是,小卡德罗夫不想因亲手杀死马斯哈多夫而在车臣民众面前抬不起头来,就让俄联邦部队承担了马斯哈多夫之死。

目前还不清楚马斯哈多夫在地窖中藏了多久,在地窖中找到的两台他的个人手提电脑中,存储着一些他的个人文件,调查人员3月9日对这些文件作了检查。在地窖中还发现了一些轻型武器、手榴弹、无线电设备和用以自杀爆炸袭击的自制炸弹。

马斯哈多夫的死也引起了人们的众多猜疑。而有关其死因的种种不同说法,更让人对事实真相迷惑不解。通常情况下,俄罗斯议会——国家杜马都会组建相应的委员会,并对类似的情况展开调查。不过这次情况有所不同。3月9日,俄罗斯议长格雷兹洛夫在非正式场合向记者宣布,国家杜马不会调查此事。与此同时,俄罗斯议长还指出,在马斯哈多夫被消灭之后,接下来就要轮到其他车臣匪首了。

3月9日,俄罗斯的头号通缉犯巴萨耶夫在非法武装的网站上发表了一份声明,表达了对马斯哈多夫的敬意,并称将继续同莫斯科作战。

在这份声明中,巴萨耶夫还提到了马斯哈多夫接班人的问题。巴萨耶夫说根据车臣法律,如果总统死亡,伊斯兰法庭的长老应该接管总统的权力直到举行下一次大选,那么就应该由车臣法庭长老阿卜杜勒·哈利姆临时接管马斯哈多夫的权力。

马斯哈多夫的儿子安佐尔·马斯哈多夫3月9日向外界表示,自己将会继承父亲“未竟的事业”,为实现车臣的最终独立继续战斗。安佐尔·马斯哈多夫现年29岁,现居住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他在家中接受采访时说:“我要继续父亲的事业,我一直与父亲在国外的助手保持着密切联系。”他在采访中还说,父亲的死不利于车臣问题的解决,相反是关闭了和平解决车臣问题的大门,这样只会让车臣局势更加混乱。文/晴川

中国刑警学院刑事相貌学专家、首席教授赵成文今晨根据俄公布的马斯哈多夫被杀的图片分析说,枪击子弹入口位于面颊左侧颧骨上部,入口为星芒状,射击距离较近,而且从创口形状分析,子弹口径较小。外观推测子弹射入的弹道与被击毙的人的面部垂直而平行,子弹直入脑实质,血从左耳道流出,因此断定为致命伤。文/谭克华

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李雅军博士今晨介绍说,目前车臣存在三股势力,一个是以车臣现政府为主的亲俄派,一个是以马斯哈多夫为首的温和派,另一派是以巴萨耶夫为首的强硬派。

在这三派中,马斯哈多夫这一派在车臣民众的支持率相对还高些,但他的势力小,只有几百名武装人员,而强硬派的武装达数千人,而且还得到外国的资助最多。虽然马氏被打死了,但车臣的斗争将会更残酷,更激烈。从另一方面来说,现在的唯一能跟俄作对的强硬派被逼上了绝路,也就是死路一条。在俄军的镇压下,他们的反抗也将是很顽强的。

马氏死了之后,因为车臣的派系很多,能够接替他的人选也很多,但现在还无法确定具体人选。从历史上来说,车臣人个性强硬,再加上宗教的影响,车臣分离势力不会轻易妥协。历史上在沙皇时期,著名的高加索战争打了50年,车臣目前的局势再重蹈历史覆辙也是有可能的。(文/谭克华)

中新网3月10日电据意大利《宣言报》报道,意大利女记者斯格雷纳在一篇名为《我的真相》的报道中讲述了她被绑架和获释的整个经过。文章如下:

我仍被蒙在鼓里。星期五(3月4日)是我生命中最富有戏剧性的一天。我已被关押多日了。我刚同我的绑架者交谈过。他们多日之前就说我将被释放。我正在等待这一时刻。他们正在谈论有关“移交”事宜。

我已学会通过观察两名看守来了解事态进展。他们每天都在看管着我,其中的一个对我很照顾。他总是看起来特别高兴。我故意问他他是为我的离去还是为我继续留在这里而感到高兴。他第一次告诉我:“我只知道你会被释放,但不知道何时”。我感到震惊和兴奋。两名看守走进我的房间,开始安慰我,并且开玩笑说:“祝贺你,他们说你将前往罗马。”。这表明确实有新的事情要发生。罗马,他们真的是说罗马。

我开始感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罗马这个词使我想起了自由,但也带来了巨大的空虚感。我意识到这是我被绑架事件中最艰难的时刻。我所经历的一切都已经“确定地”发生了,现在我开始感到一种不确定的巨大空虚感。

我换了衣服。他们返回了我的房间,告诉我:“我们将带你出去,不要发出任何你跟我们在一起的信号,否则美国人会干涉的。”这是最快乐和最危险的时刻。如果我们碰上美军,那么可能会发生交火事件。我的绑架者已作好了准备,他们会向美军还击的。

他们蒙上了我的眼睛。对于这点我已经习惯了。外面在发生什么?我只知道巴格达在下雨。小车是在泥泞地带行进。车上有一名司机和两名绑架者。我突然听到一架直升机正在我们汽车附近作低空盘旋。“保持安静,他们会来找你的。他们会在十分钟内来到这里。”他们总是在讲阿拉伯语,但也加杂着一点法语和许多蹩脚的英语。甚至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是这样说。

然后他们就走出了小车。我仍处于不能活动和失明的状态。我的眼睛被棉绷带蒙着。我还带着太阳镜。我坐在车中一动不动,心里盘算着该作什么,还有多少秒才能获得自由。

就在我开始默默计算时间时,我听到一个很友善的声音说到:“斯格雷纳,斯格雷纳,我是尼古拉。不要担心。我已和波罗(《宣言报》总编辑)通过话。保持安静,你自由了。”他们取下了我的棉绷带和黑眼镜。我感觉到心情开始放松,不是为了刚刚发生的一切,而是为了“尼古拉”这句话。他不停在说着话,你都不能制止他。他说了一堆友善的话和玩笑。我终于觉得整个身体都开始放松。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这种感觉了。

车子继续在路上行驶,经过了一个满是水坑的地下通道。我们都笑出声来。这是在获得自由的时刻。尼古拉-卡利帕里坐在我的旁边。司机两次给使馆打了电话,他用意大利语告诉使馆我们正在驶往机场。我知道机场有美军重兵把守。他们告诉我离机场已不到一公里了。然后,我只记得猛烈的火力了。子弹像暴雨一样倾泄在我们的车上,永远吞没了数分钟前还兴高彩烈的声音。

司机开始大声喊道:“我们是意大利人、我们是意大利人。”卡利帕里用身体掩护了我,我立刻听到了他发出的最后一声呼吸声。我重复一次,是立刻。我肯定感到身体的疼痛。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那时想起了绑架者对我所说的话。他们说他们将尽全力来使我获得释放,但是我必须小心谨慎。他们说:“美国人不想让你回去。”当他们告诉我这些话时,我认为这些话是多余的,是出于意识形态目的的。”

这是我一生中最具有戏剧性的一天。我被绑架以来的数个月可能永久改变了我的生命。一个月来,我都是独自一人度过。绑架者总是在嘲笑我的工作。他们有时拿我开玩笑,他们有时甚至问我为什么要离去。他们还要我留在伊拉克。他们很重视人际关系。他们使我思考被我经常放在一边的优先事务。他们所指的人际关系是指家庭。

他们会说:“向你的丈夫求助吧。”我在第一盘录像带中说过:“我的生活已发生了改变。”一位被绑架的伊拉克工程师告诉我“我的生活已跟过去不一样了”,当时我还不理解他的话。现在我知道他这番话的意思了。因为我也经历了真相的残酷、探求真相的艰难和那些想寻求真相的人的脆弱性。”

在我被绑架的初期,我没有流一滴泪。我只是感到愤怒。我向当着绑架者的面说:“你们为什么绑架我?我是反对战争的。”当时,我的绑架者会说:“是的,因为你对人们进行了采访,我们永远不会绑架一名呆在宾馆里的女记者。你说你反对战争可能是你为保护自己的一种假象。”我对此的回答则是:“绑架像我这样弱小的女人很容易,你们为什么不试图绑架美军士兵。”我坚持说,他们不能要求意大利政府撤出驻伊拉克的意大利军队。他们的政治对话者不应当是意大利政府,而应当是过去和现在都反对战争的意大利民众。”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强烈的希望和巨大的忧郁在我的脑海中上不停交织。在我被绑架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的绑架者在巴格达的一个房间里让我观看《欧洲新闻》的新闻报道。我看到我的一幅巨幅照片悬挂在罗马市政厅。我感到如释重负。随后圣战组织宣布如果意大利不撤军就处决我,我感到很惊恐,但我很快就这一声明的发布者并不是我的绑架者。我不需要去相信这些声明。它们只是为了“挑衅”。我经常问我的一名绑架者:“告诉我真相。你想杀死我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pressjunki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