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网址大全

来源:君克地热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05 10:58:19

面临战争罪行指控的萨达姆在约旦的一些地方仍很受欢迎,这里的大部分人口与萨达姆一样都属于逊尼派穆斯林,约旦境内还有大量的伊拉克流亡者社区。

分析人士称,伊拉克每天发生的血腥事件和有关美国虐俘的报道加剧了约旦民众的反美情绪,一些人认为萨达姆是一位阿拉伯民族主义领导人。

国际危机小组的希特曼说:“许多约旦人都对伊拉克的局势感到不满。伊拉克暴力事件和有关萨达姆的半裸照片进一步使人们认为美国发动的战争是非法的,美国人正在伊拉克羞辱阿拉伯人。”

约旦政府的审查人员可以禁止书籍发行,但这一禁令反而使萨达姆的新作成了畅销书。萨达姆的另两本著作是“扎比拉和国王”、“男人和一个城市”。

书贩阿里说:“你已无法在约旦禁止书籍了。我们现在有卫星和互联网。如果我能找到这本书,那么我就可以卖出上千本。”

这本新作据信是萨达姆在美国于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之前写作的,书中讲述了一位代表正义和阿拉伯民族主义的阿拉伯部落男子萨利姆击败他的美国和犹太敌人的故事。(春风)

它先是快速地按顺时针方向在水中游走,瞬间调头,又按逆时针方向旋转,荡起直径两米多大的水波纹,在湖面持续了几十秒钟后便消失了。没隔多久,它又出现在湖的另一片水面,这时水花往上面翻冒,并慢慢地游走……

有关新疆喀纳斯湖水怪的故事流传已久。无独有偶,几位摄影爱好者在四川省甘孜州烈塔湖也见到了水怪!而且拍到了水怪的图像。这水怪到底是何方神圣?为揭开谜团,成都理工大学远古生物学教授蔡开基和环境与土木工程学院万新南教授亲赴烈塔湖实地考察。

甘孜州九龙县旅游局副局长洪显烈据说是最早发现水怪的目击者之一。虽然已经事隔7年,但在洪显烈的记忆中,有关他生命中的“历史性的一刻”仍然清清楚楚:

1998年7月,我当时还是九龙县卫生防疫站的一名工作人员,在一次听讲座中得知有科学家在喜玛拉雅山区发现了远古生物化石,而九龙地区也正处于古喜玛拉雅海的地区,于是我就想:在九龙会不会也有古生物的化石呢?

为了寻找化石,我约了几个朋友来到了瓦灰山。听说在山上的一个海子里有水怪出现,我们便迫不及待地上山,来到神秘的烈塔湖边。在湖边,我们找了一块平地休息,这个地方正好能够看到湖的全貌。因为山里气候阴冷潮湿,我们生起一堆篝火,烤干衣物并取暖。“不经意间,我向烈塔湖望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却正好看见湖面出现一团奇怪的水波纹。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赶忙呼喊同伴,拿起摄影机记录下水面的奇怪现象。我们都被眼前这奇怪的水波纹惊呆了,立即意识到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水怪了。

洪显烈描述到,当时水怪先是速度很快地按顺时针游荡,瞬间,它又马上转身按逆时针方向旋转。水波纹看上去直径达两米多,在湖面上持续了大约几十秒就消失了。“这一发现让我们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想不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了看得更清楚、仔细,我们一直守候在那里。没过多久,在湖的另一边,水怪又现身了。这时候,水花往上翻,咕噜咕噜地冒,就像水下有根水管,水怪冲起阵阵水花。同时,水花慢慢地游走,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2004年7月11日,山上传来的一个消息再一次令洪显烈惊诧万分———烈塔湖水怪再次现身了!

为了揭开这个谜团,成都理工大学蔡开基和万新南两位教授亲赴烈塔湖,进行了实地考察。昨日,记者找到蔡开基教授,向他详细了解了当时的经过。

“2004年7月初,成都理工大学博物馆的李奎馆长找到我,请我和万教授去考察高山湖泊烈塔湖,据说烈塔湖发现了水怪。”蔡教授回忆说,当时他们从成都出发一路西进,当晚11点才到达九龙县城。在这里,蔡教授第一次看到了所谓的水怪影像资料。画面中,水面出现一个圆形的波纹,它时而顺时针旋转,时而逆时针旋转,并不断移动,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几十秒,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这一现象很奇特!还没有发现哪一种生物的运动会产生这样的波纹。”蔡教授说,为了充分了解当地的环境、地貌和湖泊的情况,考察队一行没有直接去烈塔湖,而是先考察九龙县的另一处高山湖———五须海。

五须海是当地著名的风景旅游区,海拔3700米,是由冰川作用而形成的一个堰塞湖。在五须海里,蔡教授一行发现了有鱼类在此生存,还有蟾蜍、野鸭、水耗子等野生动物。湖中水草丰富,湖边的高山栎(青红树)挂满了松塔,这说明当地的空气中氧含量充足,适宜生物的生存。

掌握了五须海的生态情况,蔡教授一行人开始向烈塔湖进发。当日下午4点,考察队登顶烈塔湖,到达了海拔4300米的一个观湖位置最好的平台。摄影师迅速将机位架好,等待水怪出现。蔡教授说,这里和五须海差别很大,湖面很小,估计深度只有几十米,湖边只有一些杜鹃树,大部分是碎石坡。“令人遗憾的是,一直等到下午6点,都没有发现水怪的身影,我们只好下撤到营地休息。”

第二天一大清早,考察队就来到观察湖面的平台,但一上午过去了,水怪依然不现身,蔡教授只零星地看见了一些圆形水波纹,并不见录像中的那种奇怪现象。

为了进一步探查烈塔湖的秘密,蔡教授和万教授来到湖边,检测湖水的温度和酸碱度,经测量,发现水温是6℃,而当时气温在3℃左右,水的酸碱度呈微酸性。在湖边,考察队没有看见水生动物的痕迹,只发现有少量的一些水草。蔡教授说:“我们还向湖中撒了些饼干,如果有鱼的话,它们就会来吃,可是我们等了很久也没有见到有鱼或其它什么生物过来吃。”

正当蔡教授等人在湖边撒饼干的时候,山上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他们向湖边的蔡教授高喊:“水怪出现了,快看啊!”可是,由于蔡教授当时在湖边,观察的角度太小,他们没能见到水怪出现的情形。

回到营地后,摄像师播放了他拍下的录像资料,蔡教授这才又一次看见了水怪的“尊容”。不过,摄像师这次拍到的水怪比起洪显烈拍到的水怪要大许多,水面形成的旋转水波纹直径达20—30米,水下还有深色的物体在移动,很像是一群鱼在打转。水波纹一边旋转一边慢慢地向前移动。

“这水怪是不是同一个水怪?如果是同一个水怪,难道水怪长大了?但它长得有这么快吗?”第三天,考察队员又上山观察了半天,遗憾的是却没有发现什么新的情况。由于当地天气变化很大,时晴时雨,考察队也没有相关的水下考察器材,后勤物资消耗也差不多了,所以,他们只有选择了撤离。

很早以前,瓦灰山处于古喜玛拉雅海地区,但这个湖不可能是古喜玛拉雅海的遗存,几千万年前的造山运动早已使远古的生物绝迹。而它只是山体垮塌形成的一个堰塞湖,形成时间在1至2万年之间,那时早无远古生物存在,所以水怪是远古生物遗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至于奇怪的水波纹是如何产生,还不能确定。

烈塔湖形成的时间短,湖的面积和深度都很小,海拔又较高,不太适合生物的生存。而水怪要繁衍,必然不可能是一只,至少是一个家族。湖里没有小鱼,水草很少,水中的有机物含量也很少,水怪吃什么?生物体不可能不死,那么庞大的生物死去后,遗体又到什么地方去了?

当地主要是火山岩结构,以碎石堆积,地下水无法保留,更不易形成泉。而我们见到的水纹是在不断移动,泉是不可能移动的。有可能是地热带动湖水上下运动而成。

据了解,四川电视台、浙江电视台和日本一家电视台都报道过烈塔湖水怪事件,去年10月,日本还特地组成考察队,准备进行一次深入的考察,准备了精密的水下探测和拍摄的器材,可是,由于当地百姓认为烈塔湖是一个圣湖,没有允许考察队下水,那次考察也因此宣告失败。圣洁的神山圣湖不容人类的亵渎,或许让它成为我们心中永远的一个谜会更好。

说起“湖怪”来,世界各地的湖怪还真不少呢。最著名的莫过于英国的尼斯湖怪了。

这只湖怪一传就传了1400年,最初的目击者是爱尔兰神职人员圣哥伦布,他到苏格兰旅游时目睹尼斯湖有怪物袭击游客,圣哥伦布情急之下大喝一声,湖怪马上掉头潜入水底。

1933年,尼斯湖旁兴建公路,自此目击湖怪的报告明显上升。其中2000年有12宗,2002年有4宗。坊间普遍认为湖怪是种蛇颈龙。

尼斯湖水深213米,可以隐藏一幢42层高的大楼。不过,科学家屡次用声纳探测器大面积地探测尼斯湖,但都没有发现什么证据。去年夏天,英国广播公司还出动了更为先进的探测仪,但都无功而返。

不过最近传来的消息称,在尼斯湖浅水处发现了一具一亿五千万年前的蛇颈龙骨架,苏格兰国家博物馆的科学家称,这是尼斯湖首次找到这类骸骨,证实这种蛇颈龙曾在此栖息过。专家同时表示,这不足以证明现在仍有这种恐龙存活。

此外,还有美国版的尼斯湖怪。几百年来,一直有人声称在美国尚普兰湖目击湖怪出现,结果造就了一个旅游景点,但当局却从未找到湖怪存在的证据。

在中国,除了喀纳斯湖“湖怪”,湖北洪湖市也曾称发现了中国的“尼斯湖怪”。原来在洪湖的双潭湖,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均有村民称遇到了“湖怪”。这种湖怪形体硕大呈弧形,看不见头尾。后来,对湖怪的传说越来越玄乎,越来越神秘。这些传说引来各地游客到洪湖观光旅游,游客们都想一睹湖怪的庐山真面目。前几年有人拍到了“湖怪”照片,认出湖怪实际上是一种特大的鳖。

在新疆,还有一个著名的湖泊传说有“湖怪”。据《西域水道记》所载,清代驻三台(现赛里木湖)的士兵在傍晚时分看到赛里木湖中有一只大角多须的青羊露出湖面。这只怪物一出现,地面上便狂风骤起,雷雨交加,湖中波涌浪翻,雾瘴弥天,牧马嘶鸣不已,居民躲闪不及。清朝乾隆年间,赛里木湖附近的官民还在湖的南端修建了壮观的靖海寺,又在湖心岛上建了华丽的龙王庙,供奉神灵,乞求安宁。可惜的是靖海寺和龙王庙都在民国初年毁于兵火。现在湖心岛上的寺庙和凉亭是近年修建起来的。据说,1982年以来,还有不少人曾多次看到湖中有一只大角多须动物翻波涌浪,既令人惊恐,又令人激奋。但“湖怪”究竟为何物,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

从1400年前开始,有关尼斯湖湖怪的传说就流传开来,而新疆喀纳斯湖又传出“出现”水怪的消息后,这种从未现身,始终蒙着神秘面纱的“大型生物”,让人们既惊恐,又激奋。

今年6月7日,几名北京游客在新疆喀纳斯湖湖中乘坐游艇观光时,幸运地拍到了10多年来都未曾现身的大水怪!这一发现吸引了众多科学家和大众的眼球,使水怪又成为时下的热门话题,今年9月,国家还将对喀纳斯湖水怪进行一次大型的科学考察活动,到时,科学家们将有可能破解这疑惑了学术界几十年的秘密。

为了搞清水怪真相,蔡教授率领的考察队撤离烈塔湖后,又对瓦灰山一带的情况进行了考察。蔡教授说,瓦灰山海拔5000多米,当地人称它为神山。山上有一个夏季牧场,只有几户牧民,养了上百头牦牛。每年9月,牧民就会撤下山去,等来年的三四月才回到山上。除了那几户牧民,平时这里不会有人来。

据洪显烈说,当地人把瓦灰山当成一座神山,还有一个传说———山神从烈塔湖上方经过的时候,一粒佛珠掉进了碧绿的湖水中,烈塔湖从此常常会出现一些奇异的现象。从那以后,牧民们再也不敢贸然靠近这里,生怕打扰了圣湖的宁静。

烈塔湖,位于瓦灰山海拔4100米高度附近,长三四百米,宽约200米,是由山体崩塌形成的一个堰塞湖,水源主要靠冰雪融水和雨水补充。形成年代不超过100万年。

冬季的烈塔湖,湖面结冰,但冰面上会莫名其妙地出现许多小洞。据最早发现水怪的洪显烈介绍,这个神秘的湖以前并没有正式名字,当地人叫它黑海子。当洪显烈等人发现水怪后,他们为了纪念自己最先拍到了水怪的影子,便决定给它取个名字。就这样,“取了我名字的最后一个‘烈’字和另一个同行的藏族小伙名字中的‘塔’字,作为黑海子的正式名字。”从此,烈塔湖这个名字因为“水怪”而声名远播。

体育讯维埃里被国际米兰解约引来的波澜不小,在转会市场上,意大利人将成为多家球队追逐的目标,英超的热刺目前正在寻求他的加盟,不过据抢先出手的纽卡斯尔方面透露,维埃里本人恐怕并不想去英格兰发展。

纽卡斯尔主帅索内斯透露,他已经探询过维埃里的意向,意大利人向往的是西班牙。“我们确实询问过维埃里,”索内斯说,“我通过一个朋友给维埃里带了话,但得到的答复让我们得重新寻找目标,看起来维埃里想去西班牙赛场发展。”

英超希望引进前锋的球队不少,切尔西正在寻找中锋,他们是否会向维埃里发出邀请还不得而知,纽卡斯尔要找一个贝拉米的替代者,利物浦也在寻枪,不过既然维埃里更想去西甲,那么他本人的意愿可能是决定性的。(王西)

本报综合报道捅出水门事件内幕的《华盛顿邮报》记者伍德沃德最近出了一本以“深喉”为主题的新书。该书的名字叫《神秘男人:水门深喉的故事》,定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周三上市。不过,《今日美国报》在弗吉尼亚州一个书店买到了该书的副本,6月30日将部分内容曝光。

今年5月,91岁的前联邦调查局(FBI)二号人物马克·费尔特向媒体披露,自己就是那个在上世纪70年代向《华盛顿邮报》记者伍德沃德告发水门事件、最终导致尼克松总统下台的“深喉”。

伍德沃德指出,其实早在1976年,当费尔特在大陪审团面前作证时就露出了马脚,当时的司法部官员斯坦利·波廷杰立刻就明白了:“深喉”就是费尔特。

大陪审团那次调查的事情其实与水门事件无关,但其中一名陪审团成员冷不丁地问费尔特:“你是否就是深喉?”费尔特答道:“不是。”司法部官员波廷杰提醒费尔特道:“你是发过誓(不作伪证的)的。”

波廷杰接着对费尔特说,由于这个问题是在调查范围外,“我们可以收回这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这时费尔特满脸通红,赶忙请求“收回问题”。费尔特这番极不自然的表现,令波廷杰料定他就是那个神秘的“深喉”。

1976年,世界上据信只有5个人知道“深喉”的身份,即“深喉”自己、伍德沃德、伍德沃德的搭档伯恩斯坦和两名《华盛顿邮报》主编。现在看来,波廷杰应该是第六个知道“深喉”是谁的人。

不过,波廷杰未把费尔特的“深喉”身份外传,他只对伍德沃德说了这件事。至于他为什么也守口如瓶,伍德沃德认为,因为波廷杰觉得将记者的秘密“消息人士”曝光是“不合适”的。

至于费尔特向伍德沃德告密的动机,一直以来众说纷纭,褒贬不一。有的媒体甚至猜测,费尔特之所以把尼克松往死里整,就是为自己没能爬上FBI局长宝座而泄私恨。

不过,与“深喉”有过直接接触、“深喉”传奇的见证人伍德沃德有自己的看法。他在新书中说,费尔特做“告密者”的动机有以下三点:一是“保护FBI的欲望”,二是“对尼克松白宫的厌恶”,三是体验秘密“游戏”的刺激。

伍德沃德写道,1973年11月,费尔特向他爆了一大猛料,“在一卷记录了尼克松与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长谈的录音带中,有一段是空白的。有人故意抹掉了这段录音,其目的是想毁灭水门事件的证据”。

伍德沃德在《神秘男人》一书中披露,当时《华盛顿邮报》可能有“内鬼”,他怀疑在报社工作的某个人将“深喉”的身份泄露给了白宫。

究其原因,是因为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向尼克松汇报时,直指“深喉”就是费尔特。而霍尔德曼援引的情报来源是某个被他称为“合法的家伙”的人,此人知道FBI有人正在向一位记者泄密。

伍德沃德的新书中还披露了其他一些内幕,包括他与“深喉”深夜密会的停车库的具体地点:弗吉尼亚,阿灵顿,威尔逊大道1401号的地下停车场。相信此书面世后,这个地方将成为美国的新“景点”。

“深喉”现身后曾为自己“正名”,在影片《总统班底》中,他被描述为一个烟不离手的瘾君子,费尔特称自己从不抽烟。然而伍德沃德在新书中说,虽然费尔特算不上是“瘾君子”,但他只要一紧张就会抽一口。

1972年6月17日,尼克松总统连任委员会的5名共和党成员潜入民主党位于华盛顿水门大厦的全国总部,偷拍文件和安装窃听器,刺探民主党的竞选策略和活动情况,结果当场被捕。

从1972年至1974年,调查记者特别是《华盛顿邮报》记者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对事件穷追猛打。随着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此事与共和党“总统竞选连任委员会”有牵连,甚至涉及到刚刚连任不久的总统尼克松。调查结果向全国公布后,舆论一片哗然。迫于压力,处境尴尬的尼克松不得不在1974年8月宣布辞职,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被迫辞职的总统。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pressjunki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