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试玩

来源:君克地热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05 09:20:22

然而,武侠小说正式走入人教版教辅材料的道路也并不平坦。早在2001年,有媒体报道,教育部决定对初中语文教材进行改革,金庸的作品将入选,引起各方激烈争论。反对者称,武侠小说作为一种娱乐性为主的通俗文学,其思想境界不高,如被选入教材,难以对学生起到良好的引导作用。很多家长和教师也担心,武侠小说里面的打杀场面和言情描写会对学生产生不良影响。此后教育部出面表示:金庸的文章不会成为学生的必学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当时也表示,不会收入金庸的武侠小说。

昨日,作为此书的编者———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室的老师表示,这并不意味着武侠小说真正进入了教材,只是首次选入了教辅读物里面,旨在扩大中学生的阅读视野,并且,选武侠小说进读本,也历经了3次会议的讨论。

另外,记者注意到,在该章节的后面还留给学生们这样一道作业题:“有人说,金庸的小说成就足以进入文学史,也有人说他的武侠小说再好也是通俗文学,只有娱乐的作用,难登大雅之堂。对此,你怎么看?”

即便如此,此事经媒体披露后,还是引发了强烈争鸣,截至昨晚22时,网上对此条新闻的评论已达635条,其中以赞同者居多。作为多年研究语文教育教学的专家,刘希明坦言,作为武侠小说的优秀代表,金庸小说入选《高中语文读本》无需大惊小怪。作为该《读本》的直接接触者,一些老师和同学也都基本表示了接受和肯定。

而有大学教授则表明了自己的担忧,《天龙八部》的内容都是虚化不真实的,只能作为消遣娱乐性文章来读。武侠小说进入高中课本,其内容对青少年的心理和行为会存在一定的误导,他对此表示反对。

“武侠小说的入选是非常慎重的”,昨日下午,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中学语文室王老师告诉记者,他们为此曾开过3次讨论会,参加人员包括大学教师、一线特级中学教师和编辑人员等。

王老师介绍说,实际上能进入教材的作品选择非常严格,“推荐100篇能进1篇就不错了”,此次推荐到读本里的作品约有十几篇,最终入选了《天龙八部》和《卧虎藏龙》两篇,严格意义上来讲,这并不是真正的教材,只是作为教辅读物的《高中语文读本》,是学生自愿阅读的。她说,教材都要送教育部审查,而这种教材辅助读物则不必送审。

谈及收入武侠小说的初衷,王老师说,其实就是想扩大中学生的阅读视野,并没有任何强制意味,《读本》中收录作品的范围非常宽泛,高中生已经有了自己的鉴别能力,其实争议也是正常的,语文最讲究包容,学生课外阅读应力求广泛,古今中外小说作品当然也应该阅读,哪怕学生不喜欢也可以争论。他们甚至可以提出异议进行讨论,实际上在课后题目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

这次选入两篇武侠小说进入《读本》也是初次试选,除了武侠小说外,《读本》中还选了外国小说、外国诗歌等。至于将来是否能将优秀武侠小说作品片断真正选入教材,王老师尚不能肯定,只是说,“还需要像其他入选篇目的产生一样,开会讨论,报教育部审批”。

该语文室的另一位编辑也提到,“通俗文学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缺少了通俗文学,我们觉得这个《读本》所涉及到的范围就不够全面了。”

针对金庸小说入选高中教材,中国人民大学教育科研所语文教学方面的副研究员刘希明认为,武侠小说是社会文化的一部分,是中华文化的组成因素,写进教材读本里未尝不可,不必大惊小怪。实际上,即使不收录进去,它们也会在影视、网络和书店等里面出现,看了原著会更好一些,理解也会更全面一些。

“实际上我也看过一些武侠小说”,刘希明说,原来就曾看过金庸的《书剑恩仇录》等,感觉写的还不错,里面并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全是些打打杀杀,也有挺身而出、除暴安良和扶危济困的侠义精神,这些精神有时也是现代社会所缺乏的,也是应该弘扬的。

“当然,武侠小说包括金庸的作品一直都是有争议的”,刘希明说,一些人甚至认为这些通俗小说难登大雅之堂,但是金庸作为当代武侠小说家的代表几乎是大家公认的。虽然武侠小说作品中也有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但也不必求全责备,更不能因噎废食,相信高中生有这个甄别能力。

昨日下午,北京第15中学语文室王老师表示,刚开学一周,他也是刚注意到读本里面的金庸小说,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和想法,“语文本身就讲究包容”,实际上即使不收录这些篇目,很多学生也都读过了,不过正式收录在《高中语文读本》中,在老师的指导下阅读,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

北京大学附属中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学语文教师告诉记者,《高中语文读本》收录金庸和王度庐的武侠小说,也可以看作是对教材编写的一种改革,这样的语文读本能拓宽中学生的阅读视野。

但同时他又认为,该《读本》选入金庸的作品其实意义并不大,因为对于金庸的武侠小说,现在许多高中生都早已阅读过了。而且,仅仅两篇节选作品也并不能全面反映其作者作品的真实面貌。

“我感觉很新奇”,昨日下午,北京第15中学高二(1)班班长张强翻着《高中语文读本》说,他刚注意到里面还有金庸武侠小说的章节。

原来,在初中时,他就看过一些武侠小说,感觉还不错,当时家长也没有过多干涉,但他并不敢大胆地带到学校尽情看。他觉得,现在能把其中的优秀作品收录到读本里面,让学生感到了读本内容的丰富和新颖,肯定是一种进步,也许有些家长会担忧孩子学坏,但还是应该相信他们,况且还有老师的引导呢。

许多网友欢呼金庸小说的入选。一位网友说,衡量文学作品的高低,标准不是作品的形式和题材,而是文学作品的内容、境界、思想、格调、艺术成就等方面。金庸的小说,气魄宏大,境界宽广,作品采取了通俗文化的形式,但思想内容一点也不俗。

有网友提出,金庸的武侠小说超越了“侠”与“义”,上升到“仁”的高度。

更有网友旗帜鲜明地说:“金庸小说是中国当代文学的瑰宝之一,怎么评价都不会过高,列入教材是早晚的事情。对于一部分学生而言,这类作品必定能够引起他们的阅读兴趣,从而提高阅读能力。”

“四大俗又来了!”在网站上,有网友把这六个字重复了30余遍(有人把“琼瑶电视、成龙电影、四大天王、金庸小说”称为“四大俗”),以表达他对金庸小说入选高中教材的反对态度。

有相当数量的网友提出了反对意见。其主要观点包括,语文教材应当是“雅”的,通俗文学不应当入选;武侠小说思想性较差,其中难免有“怪力乱神”的内容,对青少年的成长可能有负面作用;《天龙八部》并非金庸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即使选也应当选《射雕英雄传》,等等。

入选教材:语文读本第四册———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必修),由人民教育出版社2004年11月第一次出版。

节选内容:《天龙八部》第四十一回“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讲的是萧峰到少林寺救阿紫,在山上力斗丁春秋、慕容复、游坦之三大高手一节,充分展示了他的绝世武功和英雄气概。

课后作业:“有人说,金庸的小说成就足以进入文学史,也有人说他的武侠小说再好也是通俗文学,只有娱乐的作用,难登大雅之堂。对此,你怎么看?”

1999年潜逃到加拿大温哥华的赖昌星,本月14日至15日将在加拿大温哥华联邦法院进行聆讯。曾作为加拿大政府移民部邀请的专家证人杨诚教授认为:赖昌星再次上诉并被审理的可能性不大

本报记者顾静报道本月14日至15日厦门远华走私案的主犯赖昌星将在加拿大温哥华联邦法院进行聆讯(个案号码:FCAfileA-191-04)。审判结束后,赖昌星是否将被遣返回中国,期间会经历什么程序?记者就此采访了在赖昌星一审时曾经作为加拿大政府移民部邀请的专家证人出庭的澳门科技大学法学院杨诚教授,他表示赖昌星最早将在明年七八月被遣返回国。加拿大驻中国使馆新闻官JamesIanBurchett向记者表示“知道赖昌星案件将再作审理的事情”,但对于遣返的时间,这位新闻官说,“一切要等审判有了结果后,有关引渡的问题再按照加拿大法律进一步执行。”

杨诚说:“聆讯可能会费时数月,并将有3位法官听审。这次上诉是由联邦法院来审理的,如果败诉,赖昌星可以向联邦最高法院再进行上诉。但最高法院接受其上诉的可能性比较小。而难民案件由加拿大最高法院作判决的情况少之又少。所以最高法院审理赖昌星上诉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有权利可以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的要求。”

谈到赖昌星何时能被遣返时,杨诚说:“3月14日至15日进行法庭审理,之后法庭大概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也就是6月做出判决,之后将有至少两三个月的时间,败诉一方决定是否上诉。最高法院在接受上诉后,在决定是否受理上诉过程还要消耗三五个月的时间,如果高法决定受理上诉,案子就要排期,有可能遥遥无期;如果上诉申请被驳回,那么在最高法院做出决定后,移民部会启动‘遣返前的风险评估’。”

杨诚解释,“‘遣返前的风险评估’是在否定了难民身份后,决定是否要遣返回国的评估,就是要看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有没有一定的风险。这是加拿大的标准程序,如果赖称自己回国有风险,移民部会对其提的风险进行评估,看是否属实。风险评估过程的行政期需要6个月的时间,如果把所有的风险都给否定了,然后采取遣送行动,我估计最快要到明年的七八月份。如果风险评估又发生了问题,比如加拿大认为他有一定的风险,那遣返赖昌星又将受阻。”

记者昨日采访了加拿大驻中国使馆新闻官JamesIanBurchett,Burchett表示知道赖昌星案件将再作审理的事情,当被问及赖昌星在审理后将在何时被遣返时,Burchett说:“案件没有进行最后的审判,我不能进行评价。法庭有了结果后,将按照加拿大法律进一步执行。”

昨晚记者连线了中国驻加拿大使馆,联系到了负责相关事务的主要官员,他向记者表示,目前能够透露的就是中国使馆将严密关注事态发展。

2002年6月21日,裁判团裁定赖氏夫妇“不可信和有严正理由去考虑赖昌星犯下走私及贿赂罪名”,赖昌星首次难民申请被驳回;

2002年8月26日,赖昌星向加拿大联邦法院提出正式上诉申请,要求司法复议;2003年7月14日,赖昌星难民上诉案在联邦法院开庭聆讯;

2004年2月3日,加拿大联邦法院再次驳回赖昌星一家提出的难民申请。此后,赖昌星又提出向联邦法院提出上诉,其律师提出的上诉理由中的几条被联邦法院法官允许其上诉。

三联生活周刊:赖昌星夫妇遣返的司法程序2004年2月12日赖昌星的遣返时限,伴随加拿大复杂的难民上诉程序,一再进入公众视野,继而又成悬疑。从2000年6月开始的赖昌星难民申请案,至今仍在司法程序中,今年2月3日,加拿大联邦法院拒绝赖昌星夫妇难民申请的判决,同样并不意味着他们将被立即遣返...[全文]

去年8月28日,19岁的单茔茔(化名)被人从洛阳挟持到登封,并遭到强暴。单茔茔在逃跑时被发现,为躲避追打,她从4楼摔了下去。事发后,单的母亲四处为女儿讨要说法,登封市新任公安局局长马会强得知此事,责令民警重新调查此案,今年2月24日,嫌疑人赵朝阳被依法批准逮捕。昨天上午,单茔茔母女二人得知此消息后,感到既辛酸又欣慰。

据登封市办案民警介绍,2004年8月29日早晨6时30分,登封市新华书店女职员甄爱红(化名)从公园晨练回家,途经嵩山路口时,看见一个人从半空中摔到路上。甄爱红跑过去一看,摔落在地的是一位青年女子,看模样不到20岁。接到群众报警后,嵩阳派出所民警赶赴现场,协助120急救中心将该女子送往医院抢救。

目击群众指认,该女子是从“柔情似水”美容院4楼的一个窗口摔落下来的。民警去美容院调查,叫了半天门,但里面没有动静,过了一个多小时门开了,一个30出头的男人从里面出来,民警一看认识:这人叫赵朝阳,今年33岁,家在登封市东金店乡,曾在派出所当了十几年的治安员。2004年,全省公安机关开展治安员“大清退”时,赵朝阳被清退。后来,赵朝阳在登封市区开了一家美容院。

几天后,该女子死里逃生。民警了解到,她叫单茔茔,19岁,偃师人,在洛阳市一美容院打工。她有一个老乡叫王全升,在登封市区开了一家美容院。

据嫌疑人赵朝阳的交代,去年8月28日晚11时许,他和王全升开车来到洛阳,请单茔茔吃饭,从餐厅出来,单一坐上他们的车,他们便朝登封方向开去,单茔茔看方向不对,急忙叫停车,赵朝阳夺去她的手机,用胳膊夹住她的脖子,恐吓她,再说话就把她从车上扔下去,吓得她乖乖地坐在一旁,任凭他们把她拉到登封。

次日凌晨,他们把单茔茔拉进了“柔情似水”美容院。赵朝阳把单茔茔锁在4楼一房间里。王全升则忙着在外面停车,锁死大门。凌晨4时许,赵朝阳对单实施了强奸。

2004年8月29日案发后,赵朝阳与美容院的几个打工女被带到嵩阳派出所接受民警的讯问,登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也赶到现场进行勘查。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而目击者只能说出该青年女子是从4楼窗口摔下的。

在嵩阳派出所,民警对赵朝阳等人进行讯问,赵朝阳等人都说不知道那个青年女子从楼上摔下来的事,民警们也看不出他们与该女子坠楼一案有什么牵连,只好叫他们回去。

从4楼摔下造成单茔茔脊椎与脚脖骨折,在医院住了4个多月,经法医鉴定,单茔茔伤情暂定为轻伤。

案发后第二天,单茔茔的母亲闻讯从偃师赶到登封医院,听了女儿的讲述后,她悲愤欲绝,为了给女儿讨个说法,单茔茔的母亲一边在医院侍候女儿,一边找人说理。案子进程极其缓慢,赵朝阳给抓了起来,但检察院说,理由不充足,把案子又给退了回来,赵朝阳又被放了出来。

2004年12月19日,星期天,是登封市新任公安局局长马会强的接访日,单茔茔的母亲反映的情况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他看过材料后,当即让成立专案组,立即着手调查,限时结案,为受害人讨回法律公道。

民警王长荣、王学政连夜赶到医院去找单茔茔母女,但她们已回了老家偃师。两人直奔偃师,找到单茔茔母女,单茔茔向民警讲述了自己被挟持和遭强奸的事情经过。

去年8月29日凌晨,赵朝阳对她实施了强奸,她趁赵朝阳睡熟,准备下楼逃跑,但被赵朝阳发现,赵见单要跑,从床上爬起来追打单,楼下的门被锁了,她逃不出去,其他人还在睡觉,她跑到4楼走廊,已经无路可逃,赵朝阳把她逼到死角,一拳打来,单茔茔躲闪,不料竟从没有关闭的窗口摔了出去。

据嫌疑人赵朝阳交代,他与王全升去洛阳,目的就是要在那边物色美容女。在洛阳市区一美容院,他一眼就相中了单茔茔。单茔茔从楼上摔下,他大惊失色,赶紧清理现场。

今年2月24日,嫌疑人赵朝阳被依法批准逮捕。本报记者韩景玮实习生李思嘉

在2月19日发表的所谓安保共同声明中,美日终于撕下过去“周边有事”等含糊用语的面纱,首次明确提到台湾问题,并首次明确地将所谓台海安全问题列入美日在亚太地区的“共同战略目标”。

联系日本多年来的政策,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日本所固守的亚洲“独大”心态。

日本是亚洲国家,但日本人,特别日本当政者和右翼势力,对待他们所在的亚洲和其他亚洲国家人民的心态一直不端正,甚至可以说是邪恶的。这种邪恶心态久已有之。2月19日,日本竭力撺掇美国对1996年签订的《美日安保协议》作重大修改,公然把中国领土台湾列入“美日共同战略目标”,纳入美日共同防御范围,这是日本邪恶心态最新、最严重的一次暴露。

日本的邪恶心态最突出的表现,是极力遏制其它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兴起,企图保持其亚洲“独大”的强势地位。换句话说,只许它日本强,不能让别人也强。

日本明治维新以后成了亚洲唯一的强国,自以为了不起;二战后在美国的扶植下又发展成为亚洲首屈一指、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它再一次感到了不起。但日本苦于自己是岛国,自身的条件不足以永远支撑其称雄亚洲、争霸世界的地位,对身边的邻国,特别是庞大的中国一直怀有觊觎和忌恨之心。办法就是千方百计阻止中国的发展、兴起,过去通过多次对华侵略战争企图削弱、灭亡中国,现在则制造“中国威胁论”,妖魔化中国,并联手美国,企图遏制中国的崛起。与美国相比,日本遏制中国的心理更阴暗,目的更卑鄙,心情更迫切,手段更狡猾。

对日本来说,遏制中国最好的切入点,就是利用中国分裂的现状,利用台湾有些人搞“独立”的图谋,利用美国的力量。

美日共同声明发表后,日本急急忙忙辩解,说中国“误解”了。其实,中国一点都没有“误解”,中国人太了解日本人了。不信,看看日本人自己是怎么说的、怎么想的。

日本海上自卫队航空群司令川村纯彦在美日共同声明发表后表态说,日本这种做法“符合国家利益”,“早就应该表明这一立场了”,要让北京认识到“美日两国维护台海安定的决心”。如果说川村“符合国家利益”的说法还不够坦率的话,另一个日本人的说法就露骨得多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pressjunki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