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现金网

来源:君克地热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05 10:56:59

专家认为,考虑到唐的自首和配合调查的行为,唐万新的刑罚还可能从轻。最终获刑5~10年的可能性很大。

12月14日,武汉市检察院对唐万新等7人及其掌控的上海友联、德隆国际、新疆德隆3家公司提起公诉。

起诉书称,唐万新系3家公司总裁,在其指示下,其下属杨利、李强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从2001年6月至去年8月,上海友联以承诺保底及可获1.98%~22%不等的固定收益率相诱,与社会公众签订委托投资协议35890份,变相吸收公众存款450.02亿余元,最终造成172.18亿余元无法兑付,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在这份起诉书中,德隆“坐庄”获利数据第一次公布。起诉书称,1997年3月,新疆德隆收购了新疆屯河投资股份公司等3家上市公司,此后,唐万新组织王恩奎、董公元、洪强、张龙等人,操纵“新疆屯河”、“合金投资(资讯行情论坛)”、“湘火炬(资讯行情论坛)A”股票价格。他们自买自卖,抬高价格,待股价上涨十几倍后抛售,从中获利98.61亿元,涉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

另外,2003年1月,德隆国际资产二部经理杨利将公司3万美元汇给其女友沈某作为留学费用,涉嫌挪用资金罪。

根据《刑法》第176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金。

《刑法》第182条规定,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获取不正当利益或者转嫁风险,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

也就是说,在数罪并罚后,唐万新刑期的上限是15年。考虑到唐万新自首和配合调查的情节,在量刑上还将从轻。

去年,有参与德隆资产处置的政府官员曾预言,唐万新可能会被判5~10年。如今,这个预言成真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2005年10月底,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将起诉意见书及800多本案卷移交武汉市中级检察院。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所列举的被告,依次为唐万新控制下“德隆系”版图中的核心企业——上海友联战略管理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德隆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新疆德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中企东方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企东方),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建议对唐万新提起指控的罪名,包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操纵证券市场价格罪,以及非法经营罪三项罪名。

比照前后指控,可以发现,中企东方从被告名单中去除,这意味着它的法定代表人唐万川将不会受到法律追究。

唐万新本人的罪名中少了非法经营罪,《刑法》第225条其第三款规定,未经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或者保险业务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

去年4月德隆危机爆发之后,唐万新好几次发出承诺和保证,承认自己实际控制德隆系列中的各个金融机构,德隆所有的行为都是他指挥的,所有的债务、经济、法律责任由他承担。

2004年12月15日,在公安机关逮捕他的前一天,唐万新给国务院领导写了一封长信,语气谦卑且充满悔意。

“尊敬的首长:您好!我是德隆公司的唐万新。首先,为‘德隆事件’给国家造成的风险,给国家和各地方相关部门的领导和同志们带来的艰苦工作,表示无比的愧疚和深深的歉意。我写这份材料,是想系统全面地表述‘德隆事件’的主要过程和德隆公司运作的动机,一为客观叙述事实,二为后人引以为戒。”

于此同时,随着对德隆问题了解的深入,人们似乎发现,德隆的部分问题是民营企业所共同面临的问题。此外,政府和监管的责任没有落实到位,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据媒体报道,2004年7月之后,国务院曾先后召集19个省市区和各相关部委的领导开会。在唐万新本人未在场的一次会上,每个与会人员都痛责德隆的所作所为,历数其恶劣行径,3个小时的会议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负责。国务院办公厅权威人士总结说:“德隆不是一下子就冒出来的,监管部门要自我反省。”

最近,一位政府高层领导在一次发言中,把德隆称为“系列”而不是股市中的“德隆系”。他说,在特定的制度环境下,企业想做制度体系之外的东西,就不可避免会诞生了像德隆这么乱的“系列”。政府也没有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政府也没有处理这些问题的经验。

来自民间的意见比政府尖锐得多。并购问题专家王巍在去年6月发表的一篇题为《什么比德隆更值得重组》的文章广为流传。王巍把批评的矛头直接指向了监管部门。他说:“正是中国章法无度的金融体系才造成了德隆的昨日和今天。”

“民营企业处在一个峡谷地带,这边国有企业控制着资源,获得超额利润,另一边外资企业长驱直入。”经济学家刘纪鹏把德隆视为民营企业的一个缩影。

曾在德隆管理层任职的王先生透露,羁押在武汉看守所的唐万新,每天可以读书看报,学外语,锻炼身体,而且开始攻读北京大学“在职”函授的考古学课程。

德隆崩盘之前,因为劳累和过量饮酒,唐万新的身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在看守所里这一年,唐万新的身体倒养好了。”王先生说。

一周前,唐万里正式辞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一职。很多人常用“长兄如父”来形容唐万里和唐万新的关系。因为父亲去世较早,唐万里在比他小8岁的四弟面前可能承担了父亲和兄长的双重角色。

如今的四兄弟中,老二唐万平瘫痪,老三唐万川在加拿大。于是呵护小弟唐万新的担子又一次落在唐万里肩上。尽管不能与唐万新直接见面,唐万里仍奔波于北京和武汉之间,为开庭审判做最后的准备。

不久前,新疆自治区某政府官员还如此评价唐万新,“不管法律上怎么判决,唐万新本人还是个儿子娃娃”。在新疆话里,儿子娃娃是形容讲义气、耿直的人。

之所以被称为“儿子娃娃”,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在德隆发展的18年里,唐万新没有为自己牟利。“他是想做些事情。如果想捞钱,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分钱走人了。”该官员说。

《结构德隆》一书作者唐立久曾走访了56位唐万新的同事、同学和商界朋友,均对其个人品性给予了正面的评价,做人成功、做企业失败,对其现状极其痛心和惋惜。

2004年下半年,唐万新在监视居住时曾说:“只要保我一条命,10年以后出来我还是一条好汉!”

“如果最后的刑期只是5年,已经关押了1年的唐万新4年后就能出狱。那时他才45岁。只要他愿意,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唐的一位朋友说。

王先生说,以唐万新的金融见识和对中国企业理解,他一定会成为外国投资银行青睐的对象。不过,从20岁以来就在商业运作上充当“大哥”的唐万新,恐怕不会情愿充当这样的角色。

此时,距离央行副行长苏宁提出的“争取到2006年底前基本完成国有商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造”还剩下一年时间。

2005年11月初,农行向有关部门第三次上报股改方案,但至今未得到批复。此前,农行先后上报过分拆改制方案和整体改制方案,但均被否决。

来自权威渠道的消息证实,农行上报的方案核心内容为:国家拿出近万亿元左右来弥补农行的可能窟窿,并保留目前仍在运行的经营机制。

在建行完成上市,中行、工行股改相继完成后,农行成为最后一个没有改制的国有银行。在更高层看来,只有农行的股改完成了,国有银行的改革才能算得上成功。

或许正因此,有业内人士分析,农行上报的方案提出了许多对自身有利的条件。但有些权威人士担心,如果农行的高层管理人员不进行调整、经营机制不转换,那么巨大的注资很可能导致更为严重的道德风险。

当建行已经实现海外上市、中行即将海外上市以及工行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工作即将完成之际,四大银行中惟一一家尚未进行改制的农行依然没有进展。

本报了解到,在农行的三个上报方案中,分别提出了8000亿、9000亿、1万亿的国家注资计划。

一位权威人士向本报指出:“这些方案的核心内容都是希望国家出八九千亿乃至上万亿注入农行,仍然保持现有的体制基本不变。这种改革方式存在着严重的道德风险。”

事实上,最高层一直都很重视农行的改革——只有农行的股改完成了,国有银行的改革才能算得上成功。据权威人士透露,农行股改何时启动取决于外部和内部两方面的因素:外部因素是国家财力能否支持农行巨额不良贷款包袱的尽快解决,以及在整个农村金融体系建设的通盘考虑下农行股改的方式;内部因素是指农行各级管理层的改革意愿是否强烈以及股改的前期准备工作是否已经完成。

这位人士认为,撇开外部因素不论,在农行内部,由于高级管理层的股改意愿程度不一,股改的前期准备工作基本上没有动作。在他看来,基于农行的国有体制和经营状况,对于农行的高级管理层而言,既缺少股改的内部动力,也缺乏股改的外在压力——高级管理层的权力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制衡。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在农行内部,缺乏对高管层的制衡机制;在农行外部,缺乏独立的财务审计和信息披露;在监管方面,银监会不能对农行进行有效监管和资本约束。

其实,过去两年来,农行内部呼吁加快改革的声音一直存在,在中层干部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据有关人士透露,在2004年初中行和建行股改启动之后,当时的农行研究室主任宋先平组织相关人员拟定了加强综合管理等12套改革方案,希望作为股改的前期准备工作加以实施。但是这12套方案最终都没有上农行党委会进行讨论,更谈不上实施了。

就在这些方案拟定后不久,宋先平被调任农行吉林省分行行长——农行吉林省分行是整个农行系统资产质量最差的省级分行。

今年7月19日,农行2005年年中全国分行行长会议在北京召开。按照原定的议题,股改工作不在这次会议讨论之列。但是农行各省级分行的行长明显感受到需要进行改革的压力——他们身处基层,对于其他国有银行股改后的积极变化有着切身的体会,因此改革的要求很强烈。由此,农行总行有关部门起草的《中国农业银行股份制改革方案(讨论稿)》才被提交讨论,这也是农行首次明确进行股份制改造。

作为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国有企业以前的劣势在农行身上也有所体现——缺乏公司治理,没有建立有效制衡、相互制约的激励与约束机制。

在农行,由于没有建立董事会制度,缺乏对高级管理层行为的监督和约束,缺乏对高级管理层整体经营绩效的考评。缺乏激励与约束机制的结果,自然可能影响效率。

如果农行要进行股改,首先要成立董事会,董事会将对高级管理层的行为进行监督和制衡,对高级管理层的经营绩效进行考评,这无形中在农行内部增加了对高级管理层的约束。如果像建行那样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并到海外上市,将会面临来自境外战略投资者股东代表和国际公众投资者更加严格的监督和外部约束,这将大大削弱现有高级管理层的权力。

同样,对于农行高级管理层的行为,也缺乏有效的外部约束——市场监督。按照新《巴塞尔协议》,充分的信息披露下的市场约束是银行安全运营的三大支柱之一。然而到目前为止,农行还没有进行全国性的财务审计,其所披露财务报告的真实性也受到质疑,接受农行委托的中天银会计师事务所并未为其出具审计报告,而只愿意提供审阅报告。

据知情人士透露,每次监管部门要求农行按照《金融企业会计制度》进行财务审计并如实披露时,农行总是申请豁免披露其真实财务状况,其理由是:一旦披露了真实财务状况,巨额的亏损或者数以千亿计的负资本将会影响农行的对外形象,从而影响农行的正常经营,同时也会影响海内外各界对于中国金融稳定的担心,甚至引发金融风险。以此为理由,农行每年都得以豁免披露真实财务状况。因此,农行真实的财务状况如何,外界并不清楚。

农行的公开信息称,到2005年9月底,其五级分类不良贷款余额为6919亿元。从农行三个改制方案中要求国家注资的金额来看,农行的窟窿似乎不止于此。

此外,农行作为四大国有银行之一,银监会很难对其实施严格的监管。银监会目前对商业银行的主要监管手段是资本充足率监管,由于农行的净资本是巨大的负值,银监会并不能按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的要求对其监管。这就使得农行可以不受资本约束来发放贷款,而不是有效的控制贷款增长,集中精力解决存量不良贷款等问题。

从2002年初到2005年9月,农行的贷款增加了11400多亿元,增量高居四大银行之首。在很多银行出于资本约束的考虑控制贷款的过多发放时,农行却在到处抢夺项目发放贷款;当他们利用贷款的定价权进行贷款利率上浮,以有效的覆盖风险时,农行却以更低的利率来把这笔贷款抢来,而不考虑低利率定价是否能够覆盖风险。

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博士告诉记者,在中国的金融界乃至企业界,在缺乏产权约束下,往往是企业的规模越大越有发言权,而不是效益越好越有发言权。随着农行贷款规模的越来越大,其影响力也将越来越大,但是这并没有带来不良贷款余额的明显下降,反而使得国家最终的救助成本越来越大。

“由于高管层的阻力,过去两年来农行基本没有为股改准备”,这位权威人士向记者指出。而过去两年,正是其他三家国有商业银行股改迅速行进的时期。

2004年1月,中行和建行股改开始启动,当时国务院就已经明确,即使没有开始股改的国有银行,也要加快内部改革的步伐,做好股改的准备。2004年3月11日,在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金融体制改革和金融监管”记者招待会上,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指出:“工农两行虽然不是改革试点,但是我们也要求他们加快内部改革的步伐。每家银行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因此,他们也应当根据自己的情况拟定科学的发展战略,并且组织实施方案。”

虽然工行的股改在今年4月18日才启动,但是工行此前已作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2004年10月,工行就成立了股改办,当时就提出了18项工作需要提前准备,包括不良贷款的分类、聘用国际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外部审计、进行组织架构的调整等等,整个过程组织得非常严密。”工行股改办总经理潘功胜说

而农行在过去近两年中,可圈可点的股改前期准备只有今年下半年才开始的两项工作:今年7月,农行选定由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对四家分行进行外部审计试点;从今年9月份开始,农行对全行资产风险状况开始进行彻底的清查摸底,以摸清信贷资产风险状况、不良贷款的真实形态。当农行开始这些基础性工作的时候,建行和中行的境外战略投资者的引进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工行的财务重组也已经完成。

“农行高级管理层的这种消极面对股改的行为,已经对国家的整体金融布局形成了严重的干扰”,这位权威人士向记者指出。“其实,农行的改革已经到了时不我待的地步。国有独资银行改革领导小组一直对农行的改革特别重视,希望在时机成熟时尽快启动农行的改革。但是改革不是外部单方面推动的事情,除了国家注资以外,最重要的是农行内部,特别是农行高级管理层要做好股改的内部准备工作,积极推动股改的早日进行,而不是仅仅指望在体制基本不变的情况下,由国家拿出巨资来为他们填补窟窿”,业内人士认为。

IntelP4处理器市场行情全线走低,涉及产品共有17款,没有一款产品攀高。降幅最大的为Pentium4540盒,在本周四时,突降70整,最新的市场价格为1610元。除了这款产品降幅稍大外,其它产品降幅均比较小,如此小幅的调整,并不能对整体的行情走势造成很大影响。预计在下周,P4处理器依然会维持这种小幅调整的行情走势,大幅攀高或是走低都很难出现。

本周IntelCeleron处理器市场行情方面,本周还在进行着涨涨跌跌的调整,相比于上周来说,涨跌幅稍有拉大。比较引人注意的是,CeleronD335散价格经过多次下调后,已经跌到了515元的价位上;而CeleronD330散装虽然也有所下调,但报价仍高达520元。如此同核心产品,高主频比低主频还要便宜,确实相当罕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pressjunki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