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达人

来源:君克地热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05 09:15:11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政府决定和平解放历来属于中国领土一部分的西藏。1951年5月23日下午,在中央政府的努力下,《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正式签订,达赖喇嘛代表西藏地方政府致电毛主席,表示拥护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协议,西藏宣布和平解放。

1951年秋,在签订和平解放西藏协定后,解放军开进古老而神圣的拉萨。虽然此时的拉萨当局严守着协议内容,但拉萨外围一些地区里的部落首领及喇嘛们因利益受到触动,并不愿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一些在藏区颇有势力的商人开始组建队伍,准备武力对抗中央政府的领导,这支部队后来演变成势力颇大的四水六岗卫教军。

美国人对支持西藏人闹独立非常感兴趣,美国人已将此作为在全球“遏制共产主义蔓延”行动的一部分,至少“藏独”分子的抵抗运动将是美国“在红色政权伤口撒盐”的又一个阴谋,这是CIA(中情局)的一名特工人员的说法,不过当时的美国政府高层并未明确表示支持“藏独”。想到可以得到美国支持,卫教军就兴奋不已,由于西藏位置偏远,通信不便,他们事实上对美国这个遥远的西方国度知之甚少,他们只是通过接收中国的广播才知道美国乃是当时中国最大的敌人。

1957年秋,在一个寒气逼人的夜晚,西藏上空挂着一轮圆圆的月亮,能见度很高。两名结束了塞班岛训练的叛乱分子在西藏上空跳伞,其中一名叫阿萨尔.诺布,他回忆说:“我们可以看到身下波光粼粼的雅鲁藏布江,没有一丝云彩,这是一个非常明亮的夜晚。当我背着跳伞包从飞机里跳出时,幸福感滑过我的全身。”他们在降落后秘密与贡布扎西取得联系。这个高度机密的行动被称为“圣塞克思”(STCircus).此次行动标志着美帝国主义正式卷入到“藏独”事件中。

1958年夏,贡布扎西在藏南哲古宗建立卫教军新司令部,这里聚集着数千名叛乱分子。阿萨尔.诺布亲眼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并通过电台向美国作了汇报。1958年7月,CIA向卫教军空投了第一批武器,大多是老式李.恩菲尔德步枪。对于美国当年的援助,达赖1990年在他的自传中承认:“这不是因为他们(美国人)关心西藏独立,而是作为他们在全世界破坏共产党政府稳定的努力的一部分。”

在1958年盛夏的日子里,美国人又先后向叛军进行两次补给物资的空投。凭借美国提供的装备,叛军给解放军造成一定的损失。贡布扎西曾向CIA负责西藏事务的罗杰.麦卡锡祥锡叙述了发生在1958年12月25日的一次袭击事件。贡布扎西共出动200人,这些人在指定时间发起进攻,与解放军战斗了15天,共摧毁西藏汉族人居住的500处住所和许多车辆。贡布扎西还说有400名当地武装分子袭击了解放军一个营地,他回忆道,“此次战斗持续了10天,解放军方面遭受严重损失。”然后到了1959年1月24日“我们再次出动了130人的卫教军对中央政府位于丁青宗(现丁青县)的党政机关进行围攻。这天能见度不高,对方飞机没法发挥作用。我们有来自当地的4000多人助战,并很快就夺取了丁宗堡垒,眼看胜利在望,天突然放晴,对方飞机也出现在空中……”

1959年藏历春节,拉萨并不太平,3月10日,正当广大藏族同胞喜庆春节时,一场叛乱正在酝酿中。“藏独”分子造谣说中央政府同十四世达赖存在分歧,正试图杀害达赖。于是他们以“保护达赖安全”为借口包围达赖居住的布达拉宫,通过卫教军控制区,在两名受过CIA培训的“藏独”分子护送下逃到中印边境。3月19日,获悉达赖一行逃走消息的中央政府决定全面戒备,准备武装平息叛乱。

3月20日凌晨2时,拉萨市内的叛军发起全面进攻,我军决定实施平叛。3月29日,贡布扎西率领的卫教军在解放军打击下逃至山南地区隆子县,企图以印度为后盾,进行长期叛乱。但解放军迅速平息拉萨叛乱,挥师南下,很快击溃山南的叛军,叛军残余逃往印度方向。达赖集团看到长期抵抗的企图化为泡影,于3月31日跑到印度提斯浦尔。在达赖逃到印度后,被秘密送到赫尔营进行训练的“藏独”分子数量明显增加,最终共有259人在该营受训。

1959年9月,结束赫尔营训练的18名叛军被CIA空投到位于拉萨东北部300多公里处的查格拉本巴,他们的任务是负责在那里招兵买马与解放军作对。最终这支部队的规模达到3.5万人,他们向美国人申请武器援助。之后,CIA为他们进行了数次武器空投,包括M1卡宾枪、迫击炮、手雷及布伦机枪等,每次空投规模都不小。很明显,在达赖喇嘛从西藏出逃后,CIA在为叛军提供武器支援上已变得不再含糊其辞了。

在CIA间接帮助下,西藏叛军困兽犹斗,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行动越来越显得螳臂当车,没有了任何意义。其间CIA共向西藏空投49名受过训的“藏独”分子,结果仅幸存12人,而且其中还有两人被解放军抓获,其他全部被解放军击毙。叛军此时仅控制着很小的地盘,维持自己生存都困难。本来情况就不是很好,这些狂热的“藏独”分子经常凭一时冲动行事,根本缺乏战略性计划,有时令美国人干着急,他们全然不顾CIA的建议,喜欢同大规模的解放军进行全线对攻。这些叛军当时还缺乏足够的战术无线电通信设备,而美国之所以未给他们提供足够设备,一方面是因为CIA担心这些叛军没法遵守严格的通信保密规定,另外当时他们使用的PRC10型电台非常耗电,所以当选择需要空投电池还是武器时,又是令美国人干着急,分子往往选择后者。

在遭受沉重打击后,此时已失去生存基础的四水六岗卫教军不得已逃出中国。1960年夏,贡布扎西将基地移到木斯塘,这是尼泊尔西部像楔子一样嵌入西藏境内的月牙状地方。在CIA帮助下,分裂分子继续活动,以贡布扎西为首的顽固派先后聚集了2100名叛军,以300人为一组对我西藏进行袭扰。

艾森豪威尔在1960年U-2飞机在苏联被击落事件后严禁在有类似行动,到1960年底CIA取消了对“藏独”分子的援助。失去支持的“藏独”分子不得不独自面临一个苦冬,一些人被冻死,还有一些人被迫吃皮鞋和皮革来填饱肚子。

1961年秋,美国迎来了新总统肯尼迪,西藏叛军似乎又看到希望。上任之初,肯尼迪政府重新开始了对叛军支持。CIA在继续为木斯塘的4个叛军营地空投武器的同时,又派来七名在赫尔营受训的西藏人,叛军的实力大大增强。

其间,中央政府为西藏人民修建了公路和机场。随着交通改革,中国边防部队也得以向西藏补充大量武器装备。20世纪60年代中期,对于“藏独”分子来说日子越来越难过。已经知道木斯塘基地的印度和尼泊尔政府对于“藏独”分子的渗透感到不安。CIA私下资助“藏独”分子的行径也遭到许多美国国内人士的批评。肯尼迪政府驻印度大使加尔布雷思称CIA的行动是“特别愚蠢的做法”。于是CIA开始限制“藏独”分子对西藏的武力渗透,只让他们执行情报收集任务。这些叛军表面点头表示同意,是直到60年代末,他们继续着武力渗透。1965年5月,CIA在尼泊尔进行最后一次空投。

1972年,在尼克松担任美国总统后,很快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这等于给“藏独”分子敲响了丧钟。西藏叛军位于木斯塘的基地苦苦挣扎到1974年。1974年7月,在中国政府的强大压力下,尼泊尔派兵包围了木斯塘营地,但叛军首领拒绝投降,最后达赖喇嘛眼看挣扎无望,专门录制了一盘磁带在木斯塘营地播放,让他们放下武器投降。在真切听到达赖喇嘛的声音后,许多叛军放下武器,还有一些人跳河自尽,一名曾接受过CIA训练的卫教军官员当场割喉身亡。

然而,木斯唐最后一任叛军司令旺堆嘉措没理会达赖的命令,率领一群精心挑选的手下准备拼死突围至印度。一个月后,这支叛军在一个叫廷克斯山口的地方遭到尼泊尔军队伏击,眼看横竖都是死,旺堆嘉措率领残部与尼泊尔军队展开决战,最后抛尸廷克斯山口。

新华网广州8月22日电(记者杨霞)记者22日下午从广东省政府举行的全省防控Ⅱ型猪链球菌病电视电话会议获悉,近期广东省先后发生四例人感染猪链球菌Ⅱ型确诊病例,其中一人已康复出院,两人仍在住院治疗,另有一人因病情严重不治身亡。

据通报,近期广东省潮安县、阳江市江城区、南雄市和深圳市先后各发生了一宗人感染猪链球菌Ⅱ型确诊病例。潮安县的病人已康复出院,南雄市和深圳市的病人仍在住院治疗,阳江市江城区的病人因病情严重不治身亡。广东省个别地方发生人感染Ⅱ型猪链球菌病例后,广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迅速部署防控工作,各级卫生、农业部门紧急动员起来。

广东省卫生厅成立了人感染猪链球菌病防控领导机构,切实加强防控工作的领导,及时组织专家进行评估和预警预测,并快速派出专家组指导病例防治工作。广东省农业厅及时连夜组织专家组,赶赴人感染Ⅱ型猪链球菌病例发生地调查和指导防控工作,紧急召开了全省动物防疫工作会议和防控猪链球菌病专家会议,研究部署防控工作,有效地防止了Ⅱ型猪链球菌病在广东省发生。经贸、工商、公安等部门加强了打击生猪私屠滥宰工作的力度。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加强了出入境的动物及动物产品检疫工作。

本报平顶山讯“一位老太太倒在了马路上,头部流血,围观者很多,但没人管。后来我拨打了120,并将老人送到医院。然而,老人的亲属却认为我就是肇事者……”

提起发生在8月13日早上的事,拨打120的平顶山某高校39岁的教师李先生很无奈。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李先生在事发现场贴出告示:“寻找老太太摔倒现场证人,希望现场目击者、围观者、好心的施救者、给卫生纸者、扇扇子者,到现场第一个认识老太太的邻居……谢谢各位好心人,有正义感的人勇敢地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以便弄清事实真相……”(如图①)

8月21日清晨,在平顶山市区中兴路湛河桥南一早市旁(如图②),记者看到李先生17日贴出的告示还在,见记者采访,附近群众顿时议论纷纷。

“如果大家都不管,说不定老太太会怎么样呢!”“那人气得不行,我看到他贴这告示时,浑身都哆嗦哩!”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两名中年妇女说起这事仍然很激动。一名妇女说,当时她正好经过此处到附近一家银行办事,去的时候见老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回来时就见这一片围了好多人,一男子把老太太搀上了救护车。

记者采访了在老太太摔倒的地方卖菜的一名妇女,她摇着头说:“现在好事不能做呀,如果他不管不是啥事没有?”

按照告示上的联系方式,记者和李先生取得了联系,据李先生介绍,8月13日8时许,他来这里买菜,看见一位老太太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头部还有鲜血,他见状忙上前唤了几声大娘,可是老人无任何反应。于是,他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20,当时,还有不少好心人帮忙照顾老太太,有人扇扇子,有人拿来卫生纸擦拭血迹,有一位正好是晕倒老人的邻居,及时通知了老人的家人,大伙儿一同帮忙,把老人送到医院。

然而,随后的事情却大出李先生的预料:老人的家属认为他是肇事者,非让他赔偿老人的医药费不可。

“现在我已经找到了几位目击证人,就是到法庭上我也不怕。”昨天下午,李先生对记者说。由于种种原因,记者没能联系上老太太的家属。

2005年8月23日,家住湖北五峰栗子坪的贫困学生覃金灵激动地告诉记者:“我考上大学了!”覃金灵是胡锦涛主席帮扶的贫困学生,8月16日,今年19岁的覃金灵被河北邢台学院录取。

覃金灵家在五峰栗子坪的高山上,家中除了种植烟叶之外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早在1996年,她哥哥就因为家贫而失学,当时在三坪小学二年级读书的覃金灵也处于失学的边缘。

1996年“五四”青年节,她的老师宋芳蓉荣获中国首届五四青年奖章,受到胡锦涛的亲切接见。宋芳蓉流着眼泪向胡锦涛汇报了山区孩子艰难的求学经历。就在她离开时,胡锦涛委托秘书送来2000元钱,首倡成立“三坪希望基金”。据宋芳蓉老师介绍,在胡总书记的倡议下,“三坪希望基金”总共筹集经费15万余元,从1996年至今,先后有400余人次受到该基金的帮助。覃金灵是“三坪希望基金”的首位受益者,也是其中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刘曙松

中新社北京八月二十三日电(俞岚)为了遏制煤矿事故频发多发势头,促进安全生产形势尽快好转,二十二日,国务院办公厅向全国发出了《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给违规煤矿的整顿工作下了最后通牒。

今年以来,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国家安监总局最新通报显示,截至八月二十一日,煤矿企业共发生了一次死亡三十人以上的特别重大事故六起,死亡四百八十五人,同比增加了三起、三百七十九人;一次死亡十人以上特大事故三十三起,死亡九百五十一人,同比增加十起、五百四十五人。八月七日广东省梅州市兴宁市大兴煤矿发生的特别重大透水事故,造成一百二十三名矿工涉难。

频发的煤矿事故给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为此,国务院办公厅对违规煤矿的停产整顿规定了最后期限。

《通知》要求,凡属逾期没有提出办理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申请、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已责令停产整顿的矿井,已提交申请、但经审查认定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责令限期整顿的矿井,证照不全矿井,超能力生产矿井,没有按规定建立瓦斯监测和瓦斯抽放系统的矿井,没有采取防突措施的矿井,没有经过安全生产“三同时”竣工验收而投产的基建和改扩建井等,必须立即停止煤矿生产,认真进行整改。

《通知》规定,所有不合格的煤矿,只能给予一次停产整顿的机会,届时达不到安全生产许可证颁证标准的,一律依法予以关闭。停产整顿最后期限不得超过今年年底。

对于广东兴宁等矿难事故后逐渐浮出水面的官商勾结和腐败现象,国务院也给予了充分的关注。《通知》特别规定,凡已经投资入股煤矿(依法购买上市公司股票的除外)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国有企业负责人,自《通知》下达之日起一个月内,即九月二十二日前,必须撤出投资,逾期不撤出投资的,依照有关规定给予处罚。

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于此间表示,《通知》的出台表明了国家对煤矿安全生产的高度重视,地方政府一定要严格奉行,动员各种力量将其贯彻落实到底。一旦发现失职渎职现象,绝不轻饶。

本报讯海口一女子兴冲冲地去相亲,结果被初次见面的男子用迷药控制,跟着他从海口去了澄迈,惨遭奸污。前晚,誓将色狼绳之于法的她鼓足勇气返回澄迈报案,目前澄迈警方已对此展开调查。

今年25岁、还没有结婚的王某在海口南沙路做小生意。两个月前,一个邻居的朋友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据实回答没有,并开玩笑请她给介绍一个,邻居的朋友当即说没问题。过了没多久,这个邻居的朋友还真打电话给王某,说已把她的电话给了一个男的,那男的说会打电话跟她联系,王某心想让陌生人知道电话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随口应了一声“知道了”。

据王某说,8月17日上午11时左右,她接到一个电话,一个男人在电话里称自己就是王某邻居的朋友介绍的那个人,现在在海口西站,希望她去见一面,她想见个面也无妨,说不定还真能成呢,跟家人打了声招呼,就去了西站,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男子。

据王某回忆,那个男的长相一般,皮肤较黑,显得很结实。见面后他对她说我们到你邻居的朋友家去玩吧,边说边在她肩上拍了一下,她就迷迷糊糊地跟着那个男的上了去澄迈金江的车。

据王某的哥哥介绍,家人发现去见“男朋友”的妹妹一去不回,非常着急,不断地打妹妹的小灵通,但小灵通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据了解,8月19日,王某的母亲意外拨通了女儿的小灵通,王某只说了一句“我很好”就痛哭起来,王某的母亲急得在电话里大喊女儿的名字,但小灵通里传来的除了女儿的哭泣声,就是一丝隐隐的呼吸声。王某的母亲猜测小灵通此时不在女儿手里,就对着小灵通说,我女儿已经这样了,好歹也是你的人了,能不能让她回来见我一面呢?一个男的沉默了很久,答应了。

前天中午,神情恍惚的王某回到了海口,她向记者讲述,8月17日她稀里糊涂地跟着那个男的到了澄迈长安镇他家,当晚就被他强暴两次,过后她下身流血不止,被他家人送到医院缝了三针。

鉴于王某铁了心要到澄迈状告色狼,前晚,记者驱车把她和她的家人送到了澄迈长安镇派出所报案。目前澄迈警方已全面展开调查。

本报北京8月22日讯记者李郁今天上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部队集体名誉权纠纷案。解放军仪仗大队状告深圳市信禾工艺品有限公司侵害其名誉权、肖像权、名称权,要求信禾公司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并赔偿248万元。

解放军仪仗大队又称三军仪仗队,主要担负重大国务外交活动中的仪仗司礼任务。深圳市信禾工艺品公司是一家生产工艺品步枪和佩剑的企业。

仪仗大队在起诉书中说,信禾公司在其产品的广告招贴画、宣传画册、宣传光碟中都擅自加入了三军仪仗队的集体形象,在一幅宣传画中,信禾公司还将仪仗大队某分队长手持的仪仗指挥刀改换成他们生产的佩剑。仪仗大队认为,这些行为造成社会群众以为其产品是军队内部制造的、仪仗大队在为其宣传的误解,不仅造成对消费者的误导,而且严重损害了军队的形象,也使仪仗大队的名誉受到极大损害。根据信禾公司的一本宣传画册中提供的数据,他们已生产的工艺枪剑各为8181件,每件定价3800元,总销售额应为6000万元以上,故仪仗大队要求赔偿248万元。

开庭时信禾公司没有到庭,形成缺席审理。在此之前,信禾公司曾应诉,还和仪仗大队交换了诉讼证据。

从双方向法庭提供的画册中看到,信禾公司生产的名为“红色八一步枪”的工艺品枪样子有点像国产“五六式”步枪,但枪身上布满花饰;名为“将军佩剑”的工艺品剑柄上有马刀的护套,而剑体则是长剑型。两件产品都带有明显的民间工艺风格,不是已存兵器的仿制品。

据悉,我军不管过去还是现在都没有生产使用过“红色八一步枪”,将军也不戴佩剑。

中新网8月23日电无党籍“立委”、台湾知名人士李敖即将在9月前往大陆访问,虽然目前行程尚未确定,不过李敖表示出发之前,一定会对外公布。

据台湾媒体报道,李敖同时也开玩笑地表示,他这一趟前往对岸是去进行演讲比赛,他要让大陆民众知道,李敖比连战宋楚瑜更会演讲。

本报讯(东亚记者高振琦)一位78岁的老太太“耳背”了10多年,医生偶然检查了一下她的耳朵才发现其中的“秘密”:不是因为年纪大造成的听力下降,而是因为40多年没掏过耳朵,耳道内被异物凝结堵塞了。

昨日11时许,记者在长春市中心医院普外科病房内见到了78岁的赵大娘。据医护人员介绍,赵大娘前段时间得了甲状腺病到长春市中心医院就诊,大娘的家属和医护人员与大娘说话都得趴在大娘耳边喊着说,就这样大娘还常常把话听的驴唇不对马嘴。

起初大家都认为是老年人岁数大了,耳朵都背,后来偶然一次复查中,医生检查赵大娘耳朵时发现,耳道已经被大量异物堵塞,“耳背”的原因就这样找到了。

大娘的儿女们说:“在我们印象中母亲差不多有40多年没掏过耳朵了,10多年前发现母亲耳朵开始背了,以为是上岁数的原因,是我们对母亲关心不够啊!”

赵大娘得知自己“耳背”的原因后说的话把大家逗乐了:“医生给我掏耳朵要钱不?要钱我就自己掏!”大娘的儿女们笑着回答:“这次掏耳朵一定让医生给掏,花多少钱我们都出。”

长春市中心医院耳鼻喉科石医生说,赵大娘的耳朵已经多年没有掏过,里面的异物已经都凝结在了一起,必须由专业的医生用专门泡耳中异物药水和工具进行清理,药水反复滴入几次以后耳中异物就会融化流淌出来,再用工具进行简单清理后即可,只要老人以前没有得过中耳炎,就不会对老人的听力造成伤害。

石医生还表示,中老年人没有经常清理耳道的习惯,提醒广大为人子女者要常注意帮助老人清理耳道,以免给老人造成不必要的听力上的障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pressjunki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