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技巧

来源:君克地热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05 09:12:58

对此,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日本的科技产品和文化产品大都代表着最新的流行时尚,这正迎合了青少年追求时尚的心理”。

因此对于日本,80年代的学生大体上有三种看法:讨厌日本、喜欢日本、爱恨交加下的矛盾心理。

《环球》杂志近期与网联合进行了一个“80年代后中国学生的日本印象”的网上调查,截至8月2日,共有8742人参与,其中绝大部分是大学生。调查结果显示,日本在大多数“八十年代后”的心中是一个负面形象。

79.98%的被调查者提起日本,印象最深的还是“南京大屠杀”;对日本的态度,74.09%的人回答是厌恶;96.43%的被调查者对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态度不满;55.63%的人认为历史问题是中日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

这样的结果既让人意外,却似乎又在意料之中。而且这一调查结果与1997年《中国青年报》做过的一个类似调查的结果惊人的相似。

孙云晓分析说,“反感日本主要来自政治和历史层面,与中国的国家利益密切相关;而喜欢日本更多的是由于个人的喜好,是文化层面的东西”。

同时,并非所有的80年代后出生的学生都将对日的反感情绪盲目地与反日本人和日本文化等同起来。这次调查中,对于日本人在你心目中的形象这个问题,43.62%的人认为“日本人和任何地方的人一样,有好人也有坏人”。

为什么这次网上调查却只反映了一种对日的普遍反感呢?可能就如孙云晓所说,“现在中日之间的焦点在历史问题和政治问题上,在这个时候做调查当然听到更多的是反日声”。

“现在我们看到一个可悲的景象。一边是盲目挥舞着反日大旗的中国青年,另一边是对这一举动以及参与和未参与其中的中国人不屑的日本人。如果任何一方不跳出这一怪圈,到时可不仅仅是对日本政府的反对,而是两国、两国人民、两种文化的敌视与冲突。”北外新闻专业的贾斯丁评论道。

归根到底,反日还是因为中日的历史遗留问题。钓鱼岛和东海之争,更多是领土资源的争夺,是现世的两国利益之争;否认历史、篡改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完全是日本右翼势力在搞鬼。因此反日其实该是反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势力。如果因为一小撮人的胡作非为而与日本这个国家为敌,不光正中这些人的下怀,而且从长远上看也不利于中国的根本利益。

喜欢日本的人大多从喜欢日本文化开始,一些人是因为日本先进的科技与技术。但他们对日本的接触很多时候仅仅停留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对其了解也不过来自一些日剧和媒体的报道。

但日剧和漫画中描绘的日本可能与现实还有很大距离。“日剧中反映的日本是不真实的,它只展示了日本好的一面。”北外日语系刘志诚说道。

一个人们无法回避的问题是,喜欢日本的人中有几个真正了解日本?他们喜欢的是真实的日本吗?而反日的青年中又有几个了解真正的日本?

如果80年代的学生对日本的认识有偏差的话,也许媒体的责任首当其冲。这次网上调查显示,57.84%的人认为媒体报道是决定自己对日本认识的首要因素。

中国媒体起到了正确引导80年代的学生对日的态度的作用吗?孙云晓认为,中日两国的不少媒体对彼此的报道都不全面,报道的主要是负面的一些内容,有关两国友好的行为较少。

如果主流媒体不能够培养一种有利于解决中日问题,有利于中国长远国家利益的对日态度,那么青年人公开表达激烈的对日情绪,这就会变成害国而不是爱国。

赵晓春教授认为政府应担当起正确引导青年人反日情绪的责任,“政府应给青年人以正确的引导,不能把这种情绪推向极端,同时要坚持自己的立场,在历史问题、台湾问题上不能向日妥协”。

赵晓春说,“广大的青年人应从现实角度出发,保证中国的政治稳定,不能因为日本引起社会的动荡。应避免情绪化和狭隘的民族主义,对日本人,日本民族和国家都要有一个理性的看法”。

孙云晓说,反日要理性,不能笼统化,要有一定的原则。“现在的青少年不能忘记历史。但反日应有针对性,要反的是日本军国主义,不是反日本这个国家,反日本人民。”

有专家提出,我们常提到要警惕日本右翼势力对日本国民和政治走向的影响,但是不是我们的社会也逐渐形成了一种反日的社会氛围呢?

如果我们的文化中渐渐包含一些反日的元素,如始终把日本人定性为侵略者、把反日与爱国划等号、把日本右翼势力的观点认为是日本政府的观点等等,那么很多人会在判断力还不健全的儿时就已经形成了对日本的一种思维定式,认为反日就是爱国,情绪越激烈就越爱国。同时,他们将带着这种思维模式选择性地对日本的过去和现在的一举一动进行解读。

另外,如果认为日本是中国利益的威胁,那么我们天天喊着“振兴中华,打倒小日本”,中国就能超过日本吗?提防日本右翼势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发展自己。国际政治的舞台历来是以实力说话,中国现在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还是我国的第一要务。

新华网消息:美联社日前援引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对外披露的消息报道,日本当局发现中国已开始在有争议的东海海域开采油气的迹象,因而于9日通过外交途径向中国提出抗议。但由于眼下日本众议院业已解散,政坛出现了权力空白,在上述问题上显得一筹莫展。

中川昭一对记者说:“很有可能中国已经开始在那片海域开采油气,因此我们要求中国给予明确答复,并停止开采活动。”但日本方面还没有收到中国方面“令人满意的答复”。

另有日本媒体报道,对中国方面的上述动向,日本政府正在苦思对策。但现在的状况是,由于日本众议院业已解散,因而政坛出现了权力空白,不具备采取对策的条件,日本方面目前拿不出可立刻看到成效的对策。

《日本经济新闻》11日的报道说,日本当局想通过外交渠道要求中国停止开发,但经济产业省官员称,实际情况是“没有有效的办法”。以外务省为中心,为了避免恶化与解决朝鲜核问题六方会谈的主办国中国的关系,也对日本采取对策产生了很大影响。

这家报纸认为,正面临大选的首相府和自民党也无暇关注这一问题。因而出现了政治空白,从而使海上保安厅等采取警备行动的法律上的准备工作无法取得进展,所以作为对抗措施在分界线日本海域一侧进行钻探的行动估计无法进行。(完)(/参编)

本报综合消息英国一处名为UPDOWNCOURT的豪宅,最近以7000万英镑(约1.3亿美元)要价,被《福布斯》杂志列为全球最贵私人住宅。这座豪宅位于伦敦西南郊萨里地区,离伦敦只有20多分钟车程,共有103间房。它占地58英亩(约350亩),其中有11英亩正规花园,另有树林、两幢宾客副楼,马厩、网球场、两个室外泳池、三个室内泳池、壁球室、保龄球室、影院、酒窖、直升机坪等,豪宅还应用大量电脑控制技术。

目前已有俄罗斯、中国、澳大利亚等国的潜在买家到该项目参观过,已有一位不知姓名的中国商人对此表达了购买意向。所有涉及国媒体均兴致勃勃地报道本国买家的参与,而莫斯科时报则预测,该豪宅很有可能落在俄罗斯富豪手中。争夺该豪宅隐讳地变成了多国民间斗富游戏。

新华网平壤8月12日电(记者姬新龙)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11日发布政令,决定为庆祝朝鲜劳动党建党60周年和朝鲜半岛光复60周年,自9月1日起实行大赦。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和《劳动新闻》、《民主朝鲜》等媒体12日报道,这项大赦令说,建党60周年和光复60周年是朝鲜人民团结一心展示朝鲜气概的重大政治事件。为庆祝这一节日,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决定从9月1日起实行大赦。

大赦令要求朝鲜政府各级机关做好工作,妥善安置获赦人员。但大赦令没有透露此次大赦的对象和即将获赦者的人数。

新华网联合国8月11日电(记者杨志望)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博尔顿11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对新闻界说,历史证明为安理会扩大人为设定时限并不可行,美国反对为安理会扩大设定最后期限。

当天上午,安南对媒体说,如果各国无法在9月之前解决安理会扩大问题,它们应继续就这一问题进行磋商并在年底之前将它解决。博尔顿是在被记者问及对此有何评价时做上述表示的。

博尔顿说,改变安理会的构成涉及到修改《联合国宪章》的有关条款,因此安理会扩大基本上是由联合国各成员国政府决定的事情。在安理会改革问题上,美国国务卿赖斯已多次明确指出,美国不认为有必要就改革安理会人为设定时限。

博尔顿说,早在1990年、1995年和2000年,就分别发生过为安理会扩大设定时限的事,但最终安理会的构成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回顾历史不难发现为安理会扩大设定时限就会有助于扩大取得成功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安理会扩大是一个需要各国认真思考的严肃问题。

博尔顿还重申美国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新常任理事国。他说,美国支持日本“入常”的立场是始终如一和坚定的。

中新网8月12日电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公明党干事长冬柴铁三11日晚出现在朝日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中,就首相小泉纯一郎15日参拜靖国神社的可能性,他表示:“我确信不会去参拜。要是顾及到友党(公明党)的立场,就不会那么做。”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9日晚在首相官邸回答记者团提问时,对于在9月11日众院选举之前是否会前往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采取了避而不答的态度。

此前,小泉在解散众议院后,于8日会见记者时就参拜靖国神社问题明确表示:“根本不希望该参拜作为选举中争论的焦点。我是主张要日中友好的。”而没有使用迄今为止惯用的“会适当地判断”这一辞令。

中新网8月12日电据路透社报道,驻伊美军11日发表的一份公告称,驻伊美军的一架无人驾驶侦察机10晚间在摩苏尔坠毁。当地居民已赶在美军之前抢走了这架美国的绝密无人侦察机。

中新网8月12日电据法新社报道,美国陆军表示,一架美军阿帕奇直升机今天早晨在伊拉克北部石油重镇基尔库克附近坠毁,2人受伤。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小泉内阁两名成员——环境相小池百合子和厚生劳动相尾辻秀久——8月12日上午在内阁会议结束后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透露出将于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的意向。

但是,官房长官细田博之和外相町村信孝等其它12名内阁成员则明确表示不会进行参拜。

当地时间8月10日,身陷囹圄的俄罗斯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表示,他有意于今年8月底或9月初参加国家杜马补缺选举。同一天,针对此前有关俄罗斯通过降低狱中待遇来“修理”霍氏的指控,俄司法部副部长予以否认。

据《莫斯科时报》披露,霍多尔科夫斯基在个人网站上发表评论称,虽然明知会遭到俄当局的拒绝,但他仍在考虑竞选杜马议员。他说:“我认为他们(俄当局)是不会让我获胜的。但是,如果那些我很敬重的人建议我参加选举的话,我就会听从他们的意见——虽然我心里非常清楚:首先,当局不会允许我竞选;其次,他们会对我实施新的压迫。”

现年41岁的霍氏是尤科斯石油公司前总裁,拥有大约150亿美元的资产,成为在俄风光一时的首富。然而造化弄人,2003年10月,他在自己的私人飞机上被逮捕。今年5月31日,他因商业诈骗和逃税等多项罪名被判处9年监禁。据称霍氏曾资助俄总统普京的反对者,而霍氏一案也被西方视为是普京通过司法系统铲除政治异己的举动。

今年6月,一位名叫扎多尔诺夫的杜马议员辞去了议员一职,转而担任了一个行政职务。因此,俄将于今年8月底或9月初对这个空缺出来的席位进行补缺选举。

由于霍氏目前仍在上诉,针对他的判决尚未正式生效,法律专家认为根据俄宪法,霍氏有权竞选公职。《莫斯科时报》称,由于霍氏一案在今年9月初之前不可能尘埃落定,霍氏确有机会登记为一名候选人。不过现在的问题是,俄中央选举委员会是否会给霍氏做登记?

一名政治分析人士称,如果霍氏要求参选,那是否让霍氏成为候选人将是摆在俄当局面前的一道难题。如果当局拒绝让霍氏参选,霍氏的支持者就会说当局“对他心怀恐惧”;而如果让他参选的话,那难保霍氏在竞选期间不抨击当局,并造成普京总统的支持率下降。

《莫斯科时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称,如果霍氏参选的话,他“很有可能”赢得这个议席。基于这个原因,克里姆林宫很可能不会允许霍氏参选。

就在霍氏透露竞选杜马议员想法的前一天,霍氏的一名发言人声称,霍氏已经被从配有电视和冰箱的3人间牢房转到拥挤的11人间牢房,并被剥夺了读报的权利。

而霍氏律师宣称,俄当局故意降低霍氏的待遇,以此惩罚他,因他早些时候在媒体上批评克宫。据报道,霍氏曾于上周在商业报纸《导报》上撰文,号召自由党派与左派人士联合组成可信赖的反对派政党。

对于惩罚一说,俄官员予以了否认。俄司法部副部长加里宁10日澄清说,霍氏并没有被剥夺看报和看电视的权利,他之所以被转移到一间更加拥挤的牢房,是因为霍氏原先的牢房需要进行翻修。

加里宁强调说,霍氏的新牢房比旧牢房更加舒适。“只要霍多尔科夫斯基提出申请,他就可以使用电视和冰箱,他订阅的报纸也将送到他的牢房。”(唐新)

中新网8月12日电据凤凰卫视报道,到纽约联合国总部走马上任没有几天的美国新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博尔顿,已经开始积极参与联合国事务。11日,博尔顿参加了安理会的会议后,就各项联合国事务发表评论。

虽然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前一天刚刚表示,希望各国能在今年底前解决安理会改革问题,但是,博尔顿说,美国反对为安理会改革设立任何时间表。

博尔顿11日在安理会外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要如何对安理会进行改革最终要由各国政府决定,美国反对就安理会改革问题设定时间表的立场没有改变。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博尔顿:“美国国务卿赖斯曾经多次说,安理会改革不应该有人为的时间限制。”

博尔顿强调,美国支持日本入常的立场没变,但过去的经验显示,为改革设定时间表,并不能保证可以完成改革工作。(罗晓莹)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pressjunki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