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网游戏

来源:君克地热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8-05 09:23:07

翻开权证的的成交量排名榜,我们不难发现炒作宝钢权证的仍是清一色的敢死队,我们不得不去关注五个惹人注目的营业部。昨日上证所公布了其成交前五名营业部为:海通证券上海玉田支路营业部、湘财证券杭州天目山路营业部、国信证券深圳红岭中路营业部、华夏证券总公司交易部、华西证券杭州学院路营业部。据报道“宝钢权证(JTB1)交易突现异常。上海证券交易所监察系统及时锁定异常交易账户,并就此向相关会员营业部发出市场监察关注函。”据悉,上证所将在周密调查分析的基础上,决定是否提请主管机关对其进行立案和稽查。

在此背景下,市场预期将会出现大跌。中证投资张志民认为,宝钢权证暴涨属于人为恶意炒作,是背离权证基本面和内在价值的恶意炒作,与短线投机资金炒作密切相关。鉴于上交所已对其进行调查,当前权证价格已远远高于价值,预计宝钢权证后市将大幅暴跌,投资者应迅速了结出局。然而,开盘后的权证价格走势叫人大跌眼镜,主力机构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顶风作案:在开盘后的十分钟内,“态度蛮横”地将股价强行拉升超过20%。超级投机客们对交易所的“规劝和警告”置若罔闻。

分析人士指出,宝钢权证今日在1.20元高位振荡持续近3个小时,且换手频繁,成交巨大。前期介入并主动拉升的短线游资获利丰厚并成功出逃。在尾盘下跌过程中没有来得及卖出的投资者可能会因为接力赛的嘎然而止而深度套牢,未来希望渺茫。东吴证券分析师曹妍认为游资的目的是为了吸引眼球以便全身而退:“在交易所发出调查令之际,宝钢权证主力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再次疯狂操作权证,周二尾盘的走势已将它们最终目的表露无疑,即顺利出局。敢死队资金的性质注定它不会在一个品种上滞留时间太久,快进快出是期一贯的作风。周二前宝钢权证前半市的疯狂可看作是权证主力资金趁调查尚未完全展开之前,利用资金优势吸引跟风盘,来达到出货的目的。目前宝钢权证已成为一只烫手的山芋,投资者参与时可要慎之又慎。”

有业内证券专家指出:交易所面对个股交易的异动所采取的措施并不科学,事实证明也几乎没有任何威慑力量。参照成熟市场的标准,面对这种“涉嫌恶意操纵市场”的行为,交易所应该果断对交易对象紧急停牌,直至调查结果水落石出。单纯的“锁定异常交易账户”和“发出市场监察关注函”显然鞭长莫及,难以奏效。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发现,随着航空淡季的到来,多家航空公司在上海始发的国内航线上打出了低于民航总局规定下限的折扣。据国航方面透露,民航总局的价格政策约束力有限,航线的价格水平主要还是取决于公司自己的市场策略。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致电市内多家机票代理点,发现上海始发的很多航线都出现了3折左右的超低折扣机票。例如上海至南昌线上全价票为710元,上航和东航的最低价格为210元。这明显有违民航总局关于“国内非旅游航线上最低价格不得低于5.5折”的价格规定。

对此,民航总局方面表示,具体的价格监管要问民航华东管理局。而华东管理局市场处则拒绝对此发表评价。

对于出现这批超低折扣机票,东航方面表示,价格并非由自己制定,而主要是放给旅行社的团体票部分流入市场,造成散客也能买到充团的低价票所致。对此,有航空公司市场部人士指出,“低折扣散客票的流入,也是航空公司不得已的行为。”而东航董秘罗祝平表示,各家航空公司有时会针对特定市场作一些促销活动。

“事实上,民航总局的价格政策已经没有太大的监管力度,价格方面主要还是由各航空公司来调节的。”国航一位内部人士如此表示。据他透露,在众多航空公司共飞的航线上,通常会在一定时期内制定一个相对稳定的价格水平,在旺季时往往能够坚守,但是到了淡季,各家公司为了挽回客座率,往往会各自放出低价揽客。

这些特价票对低成本航空公司春秋航空无疑有一定的冲击。在此次出现低折扣的航线中,上海至厦门,上海至南昌都是目前春秋航空正在经营的航线。而就在上周,天津机票代理人开始在津沪航线上推出198元低价机票,与春秋航空的199元特价票打起了“擂台”。对此,春秋航空一位高层谨慎地表示,公司与其他传统航空公司是错位竞争,而且春秋航空的客源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旅游客源,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

兰德公司所预测的2020年贫穷的中国不会出现,但我们也要将这个耸人听闻的报告中“有理”的部分加以思考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最近网上流传着一篇文章,美国兰德公司的报告:《2020年,中国会非常穷》。乍一看这个题目,还以为中国穷的原因是因为金融危机,政治动荡,导致经济破坏。但将这篇题目令人刺激的文章看完后,也没看到什么经济动乱和政治动荡的影子,还是一篇一贯性耸人听闻的报告。但是,从这篇文章里,我们也看到了一些问题。

文中“中国将会很穷”的重要论据之一是,“中国的银行是我们所知道的世界上最糟糕的银行”,这是典型的只看到问题没看到发展的观点。建行的上市说明,中国的金融业完全可以在调整中被把握,而且中国金融远没有失控的迹象。讽刺的是,建行的投资者正是美国的银行,精明的美国人会把钱投给“世界上最糟糕的银行”吗?

该文的另一个论据是,“中国建造了垂死企业,导致巨大的生产力过剩。对铁、铝、水泥和其他原材料产生了巨大的需求。但是当你看到他们的财政状况的潜在问题时,你会发现一个黑洞。日本人在90年代陷入了这样一个黑洞,至今还在努力地爬出来。中国人很多年后仍将会为目前这种无节制地狂热的购买行为感到心痛”。

从一个国家的需求角度来说,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有历史阶段的。我们处于初级工业化早期,还处于硬件建设时期,需求大是一个客观的历史现象。等我们发展到了一个程度,比如2015年,那时候房地产热消失,没那么多需求了,我们还会需要多少铁、铝、水泥?钢铁等需求我们可以宏观调控,生产资料的需求调节我们用十年八年一样可以完成。这个观点同样不成立。

不过这篇报告中倒是有这样一句话值得我们注意:“到2020年,中国人口老龄化会使工作人口与不工作人口的比率成为世界上最糟糕的,比日本更甚。如果没有特效的新政策的话,中国的经济在那个时期就会狠狠地撞墙。”这个观点倒是有一些新意值得我们思考。

为什么中国能成为被人们所称的“世界工厂”?主要原因是中国有着庞大的廉价的劳动力大军。正是这一劳动力资源优势,使全球的简单生产转移到中国来。换一种角度来看这一现象,实际上中国是在向世界出口劳动力产品。劳动力成了中国最具竞争优势的工业资源!

而我国老年人口的比重在2000年就达到了国际老龄化标准——65岁及以上人口占7%,2003年已上升至8.5%。我国老龄化的增速快于世界,1990~2000年,世界老龄化人口的平均增速为2.5%,同期我国为3.3%,并且,今后十几年里,我国老龄化增速还会加快。到2020年,老龄人口可能达到4亿人,劳动力短缺的状况会立刻显露出来。那时中国的“地大物博”已经没有什么自然资源可以出口,只有人口一种资源。如果中国连自己这一最大的资源也人为地限制住,那么,在不久的将来就是作茧自缚了。

我们当然相信兰德公司所预测的2020年贫穷的中国不会出现,不过也需要我们的反思和努力。

在长春,有这样一群男男女女,他(她)们经常出入各大艺术院校的美术教室,在教室里一待就是两三个小时。他们不是学生,到美术教室也不是为了深造美术,他们只是用自己的身体,为学生们提供临摹的素材,并借此维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职业称呼:人体模特。近日,本报记者走近了这群人,了解到了他们不为人知的一面。

真正年轻漂亮的女孩,通常不会选择这份职业。来做裸模的人都是下岗工人和家庭主妇,都瞒着爱人和朋友的

10月18日,记者在前进广场附近的某大学里,见到了某模特中介公司的赵经理,据她介绍,长春市的模特中介公司很少,通常都是个人手中掌握着一些模特的资料,再单方面提供给老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做裸模的人年龄大约在30岁——50岁,女性占多数。对此,赵经理说:“真正年轻漂亮的女孩,通常不会选择这份职业。来做裸模的人都是下岗工人和家庭主妇,都瞒着爱人和朋友的。”

模特并不都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样,一定要漂亮、身材好,像裸模,只要有个人特征、适合绘画就可以。

在赵经理的安排下,记者见到了裸体模特齐女士。与记者想象中年轻漂亮的女模特不同,站在记者面前的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年女性。她中等身材,稍稍有些发福,脸上的皱纹清晰可见,看上去就像一位邻家阿姨。

赵经理告诉记者:“模特并不都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样,一定要漂亮、身材好,像裸模,只要有个人特征、适合绘画就可以。”

一些高校每课时支付40——60元,给私人做一小时则能达到100元,但那样太危险

赵经理告诉记者,前几年裸模的收入还是挺可观的,现在很多中年人下岗找不到工作,都来做裸模,造成供大于求,价格自然降低了。通常,一些高校每课时支付40——60元,给私人做一小时则能达到100元,但那样太危险,通常做的人很少。

为了保护裸模的隐私,我们不会对外公布他们的个人信息,连学生都不知道模特的真实名字。

“裸模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很多人想做模特挣钱,可是真正到了画室,大部分人都会羞涩,不愿意脱衣服,毕竟在陌生人面前一丝不挂地展示自己还不符合传统道德观念。为了保护裸模的隐私,我们不会对外公布他们的个人信息,连学生都不知道模特的真实名字。”赵经理说。

虽然同为女性,记者依然感觉到一丝尴尬,完全不同于在浴室里的“坦诚相见”

18日,在长春某大学二楼的画室里,记者被允许在教室角落里观察了一会。来上课的同学像平常一样,打开画具做准备。“刷刷刷”一阵衣料间磨擦的轻响之后,46岁的齐女士一丝不挂地站在20多名同学面前,脸上没有任何不自然。但虽然同为女性,记者依然感觉到一丝尴尬,完全不同于在浴室里的“坦诚相见”。

当我走进画室,真看到裸体女模时,我的心跳突然就加快了,拿笔的手一直在抖,根本画不了画。等到模特摆好造型后,我才适应了一些。

“第一次听说要上人体课时,寝室的同学都很兴奋。可是当我走进画室,真看到裸体女模时,我的心跳突然就加快了,拿笔的手一直在抖,根本画不了画。等到模特摆好造型后,我才适应了一些。画的次数多了,就习惯了,她和情感、欲望都无关,只是临摹的对象。”一位上大三的美术系男孩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齐女士是一名下岗女工。她告诉记者,她做模特已经2年了,直到现在家里人也不知道。她每次到学校上课,都谎称到外面做钟点工。“儿子在北京上大学,费用特别高,丈夫工厂总不开工资,只好做模特了。”齐女士无奈地说。

“第一次到课堂时特别紧张,本来都想好了这是工作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当几十名学生齐刷刷地看我时,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我现在都想不起我当时是怎么在教室坐了一下午的。回家后,我紧张得连饭都忘了做。”齐女士回想起做模特的历程仍很羞涩,“前几天,丈夫拿回一本杂志。我无意中发现里面有一篇关于裸体模特的文章。我赶紧就把杂志藏了起来,我怕丈夫看到后引起警觉。我做模特挣钱就是为了家,如果被他发现家就散了。”

“做这行收入是不是很高?”记者问。齐女士无奈地说:“根本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高。做模特很辛苦,一个姿势要保持一、两个小时,时间长了,颈椎病、关节炎都犯了。”

谈到做裸模的感受,24岁的小陈又爱又恨:“我到长春打工好几年了,当过服务员、售货员,经常被老板扣下工资,有时候干几个月一分钱也挣不到。后来,我的一个老乡告诉我做人体模特挺轻松的,还能及时拿到工资,我就动心了,现在已经做了一年多了。”

“可是,毕竟这不是一份正经工作。”小陈无奈地说,“刚开始的时候我很矛盾,怕让家里知道,以我爸的脾气,要是知道我在城里脱光了衣服让人画,非得把我绑回农村用鞭子抽不可。我还怕做了模特后找不到婆家,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老婆天天被人看。”

当记者问小陈以后怎么办时,她想了想说:“我想好了,等我找到男朋友就不做模特了,找个正常工作好好过日子。”

裸体模特一直都是一份很有争议的工作。家住富苑华城的车先生说:“这份职业很前卫很刺激,我挺愿意和模特做朋友的。但是我不允许自己的妻子做模特,我宁愿养她,也不能让她靠展露身体挣钱。”

“啥,脱光衣服给人画,这哪行。”当记者问起全安小区居民方大娘时,她的反应很激烈:“这还得了,不够丢人的了,我姑娘要是敢做这活儿,我就把她锁屋里。”

与方大娘观念不同的是,很多年轻学生对这份职业多了一份理解和宽容。“做什么职业是自己的选择,别人没有权力干涉,我就喜欢有勇气的人,但我自己肯定不会做。”长春大学大二女生林同学说。

虽然人体模特逐渐被人们接受,但仍有很多人不能理解这份职业。对此,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付成分析说:“很多人都是因为经济收入才做裸模的。他们挣钱的同时也承担着社会的压力和情感压力。而事实上,职业本身只是一种自我选择,只要是法律认可的,就是合理的。模特展现的是一种艺术的美,和色情等不健康的行为有本质的区别。人们对待模特要用健康积极的心态,模特也要建立良好的职业准则。”(东亚记者宋佳佳摄影王振东)

记者昨日在天津召开的“中国药师周”大会上了解到,全国40%的城镇居民、72%的农村居民看病需要自掏腰包,而个人医疗支出在卫生总费用中所占比重还在不断加大。

“群众个人负担医药费用的比例过大,是我们面临的重要问题。”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说,世界各国都通过建立和不断完善医疗保险体系来解决疾病费用风险负担,而当前我国的医疗保险体系还很不完善。目前我国40%的城镇居民、72%的农村居民没有任何医疗保险,看病吃药都需要自费。

卫生部规划财务司副司长于德志说,我国卫生总费用存在着明显的结构不合理问题。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卫生总费用在不断增长,可是政府预算卫生支出、社会卫生支出所占的比重没有相应的增加,反而呈现下降趋势;与此同时,城乡居民私人支出比例不断扩大。

目前,我国80%的农村居民、50%的城镇居民没有医疗保障,与此同时,全国医疗费用的增长幅度已经大大超过了居民收入的增长水平,低收入群体的医疗费用负担较重。

据了解,目前纳入我国政府定价范围的药品共计2400余种,占市场流通药品数量的20%左右,占市场销售份额的60%左右。近年来,我国价格主管部门先后17次出台降价措施,降低了1100多种药品零售价格,降价总金额达到350多亿元。从2001年以来,由于连续多次的降价与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的推行,我国的药品市场价格总水平已经连续4年出现负增长。

周望军说,医疗服务乱收费问题屡禁不止更是加剧了患者的负担。他表示,医疗服务领域的乱收费、乱检查问题目前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但在现行体制和机制下,这个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一些医疗机构自立项目违规收费、分解项目重复收费的问题还时有发生,不仅加重了患者的医药费负担,也腐蚀了医务人员。

据新华社电出租屋里,玩具熊眼睛换成针孔摄像头,大学生亲热场景被偷拍,制成光盘后用来诈钱。

2005年春节后,内蒙古满城县人刘兴(25岁)到姐夫李光家串门,俩人聊了一通,话题随后转移到挣钱上。两人决定前往河北保定市租一套房,向别人出租,伺机偷拍客房,然后敲诈他们。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张贴和散发的小广告引来大量生意:一对对青年男女在客房幽会,一幕幕亲热的场景被摄录了下来。

经查,在房客退房后,李光和刘兴立即用刻录机将这一切都刻录在光盘上,一套两张,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共刻录了6套12张光盘。在这期间,刘兴借住宿登记之机,将大学生用作租房抵押的借书卡、身份证和学生证上的地址、单位、姓名等内容连同小灵通上显示的对方的手机号码抄在一张纸上,而后同李光刻录的光盘包装在一起。

七八天后,一对青年男女识破了出租屋内真相,李光、刘兴深感事态不妙,随后退掉出租屋,打点行李返回满城。

今年9月初的一天,当听说原来的出租屋已经租出去后,李光和刘兴开始着手实施敲诈计划。李光约上刘兴前往保定后,在某一天拨通了大学生刘某的电话。

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李光单刀直入:“我这有你和女朋友发生性关系的光盘,你往我提供的银行卡内打入3000元,我将光盘销毁或给你,不然就将你们的丑事上网或散布到你们学校去。”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李光每天几个电话催促刘某往其指定的银行卡内打钱,刘某一边以手头紧一时筹不够那么多钱为由,同李光巧妙周旋,一边向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中华路派出所报了案。李光在催促刘某交钱的同时,也让刘兴加紧对另外一名学生进行敲诈。就在敲诈过程中,该派出所迅速将李光、刘兴缉拿归案。

不久前有朋友打来电话,说宝钢的股改之后其股价一路下滑,跌到了历史最低点,也跌破了净资产值的大限,现在仍然颓势未已。因为我在《财经》上发表过对宝钢以送股的方式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的不同意见(参见《财经》2005年第15期“我为什么投反对票”),其中有言“送得越多,跌得越多”,事实证明我所言不虚,因此问我能否据此断定宝钢的股改是失败的。

我以为不能。我不认为股权分置改革的成功与否应以股价一时的高低来衡量,股市的价格也不应是股权分置改革的目的。宝钢的股改已经达到了其根本的目的,即从以前模糊的国有法人股“暂不流通”明确为三年之后逐步松绑。市场不喜欢不确定性,现在明确了;以前国有资产只能以未必真实的净资产值入账和评估,现在可以用市场价值来衡量了。这是成功,是巨大的进步。

我当初对宝钢的股改方案提出意见,是希望减少股改的成本和副作用,从而促进股改。我赞成和支持股改,我所反对的仅仅是国有法人股东支付所谓“对价”。

虽然无关宏旨,但“对价”这个提法本身就欠妥,起码是用词不当。因为在法律的概念中,交易双方交换各自有价值的权益才被称为对价。法人股的流通权不是流通股东的权益。不如直言不讳地用“补偿”或“赎买”来得准确。

且不再论国有法人股向流通股东支付补偿是否合理,提出补偿的道理是基于两层次的实际考虑。第一层是支持股价,认为送股是利好消息,因此会刺激需求而促使股价上升;第二层是补偿流通股东,使其在股权分置的改革中获得切实的利益。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pressjunkie.net all rights reserved